艺术观点,文化和旅游部2019年度国家美术作品收藏和捐赠奖励项目

来源:未知作者:必赢官网 日期:2019/12/27 12:39 浏览: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国艺术正好处于多方面发展的时期,靳先生认为中国不仅缺现代,也缺古典,这在当时只有很少一部分人认识到,这个认识是很重要的。中国改革开放了,我们看到现代的,但是没有发觉我们也没有学到西方古典的好东西,要继续学古典,传统仍然需要。像传统中深入研究来发展艺术,这也符合中国人的审美取向,与中国人的习惯结合得比较紧密。那时期靳先生对自己艺术语言的研究、对生活的感受结合在一起,创作了一批有影响有深度的作品。那批肖像对社会影响很大,奠定了他肖像画走向成熟的标志。

“对于一个艺术家而言,他的作品的最好归宿就是美术馆。”中国美协名誉主席、著名油画家靳尚谊在4月12日晚举办的中国美术馆之夜“文化和旅游部2019年度国家美术作品收藏和捐赠奖励项目:靳尚谊捐赠作品展”开幕暨捐赠仪式上如是表示。  中国美术馆4月14日讯 2019年4月11日,由中国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共同主办,北京靳尚谊艺术基金会协办的“文化和旅游部2019年度国家美术作品收藏和捐赠奖励项目:靳尚谊捐赠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展。展览展出靳尚谊先生创作于各个时期的油画、素描作品87件,其中中国美术馆藏品81件,其余6件是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画院美术馆、中华艺术宫的藏品。观众将有幸一睹《塔吉克新娘》《鲁迅》《瞿秋白》《晚年黄宾虹》等经典名作的风采。图片 1嘉宾合影  展出作品均是靳尚谊先生的代表性画作,分为肖像画创作、风景写生、肖像写生、少数民族人物写生、女人体艺术、新创作,共六个板块,涵盖了其艺术创作不同时期的语言风格,呈现了其创作意识转变的形态,回顾和展现了靳尚谊先生艺术创作生涯的卓著成就。图片 2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吴为山主持了开幕式  4月12日晚,中国美术馆之夜暨靳尚谊先生捐赠作品仪式在中国美术馆方厅举办。活动由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主持。出席嘉宾有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文联名誉主席孙家正,中国文联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中国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李屹,文化和旅游部党组成员、副部长李群,全国人大常委、中国文联副主席左中一,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巡视员兼副司长明文军,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中央歌剧院院长、著名小提琴演奏家刘云志,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徐里,中国美术馆党委书记燕东升,中国国家画院党委书记张士军,资深外交官乐爱妹,全国政协丝路规划研究中心常务副理事长李小琳,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教授闫平,北京文化艺术基金会理事长董栋华,中国嘉德国际拍卖创始人、泰康保险集团创始人、董事长陈东升,东润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孔东梅,以及著名艺术家詹建俊先生、邵大箴先生、奚静之先生、钟涵先生、张立辰先生、杨力舟先生、王迎春女士、孙景波先生、高天雄先生等嘉宾出席活动。图片 3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致辞图片 4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央美术学院原院长靳尚谊致答谢辞  活动现场,李群副部长向中国文联原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央美术学院原院长靳尚谊先生颁发捐赠证书。范迪安院长致辞,靳尚谊先生致答谢辞。靳尚谊先生在开幕式上回顾了自己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作品的历程:“1961年第一次全国美展,伍必端先生与我合作了一张《毛主席和亚非拉人民在一起》,当时正值中国美术馆刚建成,就收藏了。改革开放之后,第六届全国美展时,收藏了我的若干张画。2009年,我捐赠了10幅油画,20多张素描,共30余幅作品。2019年,10年过去了,我又画了一批新的作品。这一次捐赠了20幅油画和15件素描作品,这里包括早期的一些写生,还有近期的一些作品。”图片 5李群副部长颁发捐赠证书  “为什么要将作品都捐出来?其实很简单,作为一名艺术家,他的画最好的归宿就是这里,中国美术馆。”靳尚谊先生的现场讲话,在观众席中引起热烈的掌声。他说:“我对中国的美术馆建设非常感兴趣,也很重视,因为这是文化建设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我捐赠我的一些作品,希望我们的美术馆建设在这样新时期能得到更大的发展。” 靳尚谊先生是一位在艺术创作上有卓越成就,在艺术教育上有杰出贡献的美术家、美术教育家。今年85岁高龄的靳尚谊先生,在美术创作与教学领域已耕耘70个春秋。靳尚谊先生1934年生于河南焦作。1953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绘画系;1957年结业于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并留校在版画系教授素描课;1962年调入油画系第一画室任教。曾任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第四届国家教委艺术教育委员会主任、中国油画学会副主席。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国家画院顾问、油画院研究员,北京靳尚谊艺术基金会顾问。 中国美术馆曾于2005年、2009年为靳尚谊先生举办过两次大型展览。“中国美术馆为靳先生举办作品展,并将其列入国家美术捐赠与收藏系列,这是对靳尚谊先生的敬仰与尊重!”,谈及此展的重要意义,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说到,“2008年,靳先生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39件代表性作品;这次,先生又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35件代表性作品。这些作品是靳先生心血劳作的艺术结晶,是他在求索路上的一个个里程碑,也是新中国美术及美术教学的发展,在具体艺术家身上的体现,是时代的记录,将成为我们深入研究靳尚谊先生的艺术,研究20世纪中国美术发展史,研究中西方美术交流史的重要资源。” 结合展览呈现的六大板块,吴为山馆长将靳尚谊先生的艺术创作分为三个阶段:1953年始受马克西莫夫造型艺术语言风格的影响,接受现实主义的创作观念;1979年以后回归艺术语言本体,注意接收欧洲古典主义艺术语言风格的影响,创作了《塔吉克新娘》《青年女歌手》最具代表性的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名作;1995年以后将古典主义写实绘画与中国写意观念结合,形成自己的油画民族化之路的时期,代表作是《画家黄宾虹》《晚年黄宾虹》《八大山人》。在前言中,吴为山馆长谈到“靳先生的创作通过表现温良、灵敏、坚毅的中国人形象,展现中国精神,这是因为他的内心中始终保持着真善美的温度。靳先生生命意识深处对人民、对艺术的赤子之心,是其艺术深入人心的根本所在。” 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先生在前言中则从美术实践、美术教育两个方面总结靳尚谊先生的艺术,谈到他和中国美术事业发展做出的巨大贡献,“这份贡献,是由他坚定的文化理想、博大的艺术情怀和始终坚持的探索追求精神构成的……靳尚谊先生的思想境界与艺术人生,正是我们身边践行和体现习总书记要求的楷模,让我们由衷敬重。”他说。 靳尚谊先生在展览自述中则谈到,“在表达自己的追求时,兼顾中国的文化内涵与西方油画的精湛技巧,使自己的作品呈现出一种不同于西方状态的新的抽象美。我想为这个目的付出毕生的努力也是值得的……我仍然在努力追求,作为画家我能够不断地探索,不服老地继续画,因为我感受到研究的乐趣。” 开幕式结束后,“靳尚谊先生学术研究性艺术对话沙龙活动”随即开展。沙龙活动仍由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主持,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央美术学院原院长靳尚谊先生,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先生,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院长余丁先生,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人文学院院长曹意强先生,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教授、著名美术评论家邵大箴先生相继发言,分别对靳尚谊先生的艺术语言进行了深入探讨。图片 6刘云志先生小提琴独奏《查尔达什舞曲》图片 7中央美术学院师生合唱团演出《闪亮的日子》  期间,中央歌剧院院长、著名小提琴演奏家刘云志先生演奏了《查尔达什舞曲》,中央美术学院师生合唱团演唱了《闪亮的日子》,古琴艺术家王鹏先生和青年笛箫演奏家刘小冈先生合奏两曲,为展览助兴,共同点亮了璀璨的“中国美术馆之夜”,也使此次“靳尚谊捐赠作品展”更加熠熠生辉。 展览呈现在中国美术馆1、8、9号展厅,持续至2019年4月21日。(周一闭馆)图片 8嘉宾参观展览图片 9图片 10图片 11图片 12图片 13图片 14展厅现场  展览前言  靳尚谊先生是一位在艺术创作上有卓越成就,在艺术教育上有杰出贡献的美术家、美术教育家。 今年85岁高龄的靳尚谊先生,在美术创作与教学领域已耕耘70个春秋。他的成长发展与共和国同步。他和他的同代艺术家们的成就和贡献,是建国以来党和人民培养的结果。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靳先生再次将他的部分代表作品捐赠中国美术馆,这充分体现了艺术家的高尚品格和家国情怀。中国美术馆为靳先生举办作品展,并将其列入国家美术捐赠与收藏系列,这是对靳尚谊先生的敬仰与尊重。 靳先生在创作上是一位有着强烈自觉意识的艺术家:从上世纪50年代受苏联画家马克西莫夫影响开始油画创作,完成了一系列新中国美术史上脍炙人口的历史画;到20世纪70年代末逐渐潜心于对艺术本体语言的探索,最终回归到中国人文历史,并在这深厚博大的传统中寻找新资源。 靳先生完成于1983年的名作《塔吉克新娘》,即生动展现了他对古典主义视觉风格研究的努力,而完成于1984年的名作《青年女歌手》,则更多融入了中国传统艺术的视觉形式。这些画作意味着20世纪80年代靳尚谊先生孜孜以求的古典主义绘画语言风格的成熟。再到1994年创作的《画家黄宾虹》、1995年创作的《晚年黄宾虹》、1999年创作的《髡残》、2006年完成的《八大山人》,可以看到靳先生的油画在表现形式与人文精神相统一的中国意韵、中国风格。古典主义油画的典雅、单纯与东方诗境的神逸、旷远、幽深,在他的油色里、笔意里,精妙传神,意象万千。宾虹先生的墨韵,髡残上人的禅味,八大山人的冷逸,这些倾注在人与画、形式与意境,技法与审美中的诗性,以及在油画中渗透的水墨意象,实质上是靳先生长期以来的艺术心象。可以说,靳先生本质上具备传统文化人风骨。正因为如此,他作为一位油画家,常常对中国画的伟大创造不吝赞词。 大约20年前,我陪靳先生到南京郊区六朝石刻遗址考察,那巍然于大地上的辟邪、天禄、麒麟以其奇诡、神奇而宏大的造型叙说着我们祖先的异想天开,他为之感动。记得他在我南京的工作室,看到一本明人肖像画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明人造像中工致微妙的刻画,使人物形象真实可感,仿佛能与画中人对话。这与西方古典油画肖像画异曲同工,那人物形象中眼神、嘴角的描绘,尽显中国绘画之能。人物的表情于平和宁静中见心理世界。靳先生对这些都不由自主地欣赏。他的油画肖像,尤其是表现中国传统文人的肖像画,具有无与伦比的独特性,超越于一般所理解的中西结合的油画民族化概念。他入神、入心、入魂,入文化之魂。这些脍炙人口的佳作,具有文化的感召力,它让我们赞叹中国与欧洲两种文化的异质同构;它让我们在油画与水墨之间可以找到共同点,那就是诗意。更让我们认识到艺术感人之深处,是对人的真实感动,对文化深刻而生动的再表现。 习近平总书记谈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路,首先要坚定文化自信,才能实现文化艺术的繁荣兴盛,才能实现伟大的中国梦。靳先生的创作通过表现温良、灵敏、坚毅的中国人形象,展现中国精神,这是因为他的内心中始终保持着真善美的温度。靳先生生命意识深处对人民、对艺术的赤子之心,是其艺术深入人心的根本所在。 今年春节前,我登门拜访靳先生,先生娓娓而谈,对中国美术馆的发展充满厚望。这也是我感念于心的。 在这个春和景明的美的季节,中国美术馆为能给靳先生举办他的第三次个展尤感荣幸。2008年,靳先生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39件代表性作品;这次,先生又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35件代表性作品。这些作品是靳先生心血劳作的艺术结晶,是他在求索路上的一个个里程碑,也是新中国美术及美术教学的发展,在具体艺术家身上的体现,是时代的记录,将成为我们深入研究靳尚谊先生的艺术,研究20世纪中国美术发展史,研究中西方美术交流史的重要资源。 中国美术馆全体同仁感谢您——靳尚谊先生! 祝先生健康!祝先生快乐!祝先生童心永在、艺术之树常青!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2019年4月展览前言 作为在艺术人生上的新中国的同龄人,靳尚谊先生70年来为中国美术和美术教育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这份贡献,是由他坚定的文化理想、博大的艺术情怀和始终坚持的探索追求精神构成的。 在美术实践上,靳尚谊先生从1950年代开始就以革命历史主题创作为课题,在作品中体现出鲜明的时代意识和服务人民的观念,并且深入研究素描和油画的造型规律,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改革开放以来,他以油画肖像人物为专攻,画出了一大批体现崭新时代气息、富有独特个性、艺术格调高雅的肖像作品,形成了广泛的社会影响。他的油画肖像一方面来自生活,来自他朴素的现实关切,用西方传来的油画语言为中国人造像,为普通劳动者写照,画出了情感、风骨和温度,也传递了美的魅力;另一方面,他在研究西方古典油画的同时吸收中国传统绘画的美学特征,融笔墨意蕴于严谨造型,在写实风格上传达中国意境,为外来艺术语言的中国转换作出了可贵的探索。 在美术教育上,靳尚谊先生自中央美术学院毕业留校任教之后就在教学岗位上敬业奉献,担任院长多年。他洞悉国际美术教育发展趋势,前瞻中国社会变革发展需求,创办了设计和建筑学科,为中央美术学院跨世纪的发展规划了蓝图,奠立了新的学科结构。他至今仍把教育教学看得最重,为培养人才不遗余力,每次学校的“毕业季”总要认真观看,亲自向一年级学生讲传统,为各种高研班授课,在立德树人、教书育人上做出优秀的表率。 靳尚谊先生一向把中国美术事业的整体发展放在心上,在美术的组织工作和创作指导等方面都付出极大心力,对美术馆的发展建设尤其十分关心。他多次将自己的艺术精品捐赠给各地美术馆,在几年前向中国美术馆捐赠大批作品之后,此次又再一次捐赠,体现出无私奉献的高尚精神。 习近平总书记为中国文艺的繁荣发展指明了方向,希望广大文艺家坚持与时代同步伐,以人民为中心,以精品奉献人民,用明德引领风尚。靳尚谊先生的思想境界与艺术人生,正是我们身边践行和体现习总书记要求的楷模,让我们由衷敬重。 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2019年4月靳尚谊先生自述 我觉得最大的收获是中国人也能够熟练地掌握西方油画的技法。在表达自己的追求时,兼顾中国的文化内涵与西方油画的精湛技巧,使自己的作品呈现出一种不同于西方状态的新的抽象美。我想为这个目的付出毕生的努力也是值得的。 在中国,研究西方油画基础和画种的表现力比较深入透彻的画家,我勉强算一个。从对基础的了解,到对画种的了解,再到对西方文化的了解,越深入就越整体。作为油画家,我认识了油画原则的要求和魅力。另外,我清楚地知道什么是好画。好画不在内容,在于表现的高度,这个高度,古典和现代一脉相承。 我80年代才开始看到古典作品,觉得古典作品含蓄、有力量,欣赏的时候很舒服。几十年过去了,我的心情发生了变化,想回到一种写意的状态,因为写意容易激发人的感情,但是做起来很难。 回顾自己从早期学习印象派到深入研究古典艺术,再回到印象派的研究,我感觉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的画家,对运用油画这种艺术形式表现自然、抒发人物内心感受随心所欲,可以说已经达到人类的极致。我作为有中国文人情怀的画家,要达到他们那个时代的高度是不可能的。这是我终身的遗憾。 过去,我对这个社会是熟悉的,技术问题解决之后,创造就应运而生。现在我不了解这个社会了,因为中国发展得太快。虽然如此,我仍然在努力追求,作为画家我能够不断地探索,不服老地继续画,因为我感受到研究的乐趣。靳尚谊展览作品(部分)图片 15  靳尚谊塔吉克新娘布面油彩60cm×50cm1983中国美术馆藏图片 16靳尚谊降坡纸本炭笔27cm×39cm1954中国美术馆藏图片 17靳尚谊短发女青年纸本炭笔39.5cm×27.2cm1980中国美术馆藏图片 18靳尚谊古堡纸板油彩39.1cm×54.3cm纸板油画1981中国美术馆藏图片 19靳尚谊画家黄永玉布面油彩80cm×80cm1981中国美术馆藏图片 20靳尚谊鲁迅布面油彩86cm×88cm1981中国美术馆藏图片 21靳尚谊瞿秋白在狱中布面油彩120cm×102cm1984中国美术馆藏图片 22靳尚谊医生布面油彩120cm×110cm1987中国美术馆藏图片 23靳尚谊陕北高原39.3cm×27cm纸板油彩1990中国美术馆藏图片 24靳尚谊晚年黄宾虹布面油彩115cm×99cm1996中央美术学院藏图片 25靳尚谊延安老农50cm×59.7cm布面油彩2001中央美术学院藏图片 26靳尚谊八大山人布面油彩132cm×100cm2006中国美术馆藏图片 27靳尚谊蒙古族公主布面油彩100cm×70cm2015中国美术馆藏图片 28靳尚谊侧面人物像布面油彩65cm×45cm2016中国美术馆藏图片 29靳尚谊画廊经纪人布面油彩90cm×60cm2016中国美术馆藏图片 30靳尚谊看手机的女孩布面油彩90cm×60cm2017中国美术馆藏图片 31靳尚谊老艺术家钟涵布面油彩100cm×80cm2017中国美术馆藏图片 32靳尚谊青春布面油彩100cm×65cm1978中国美术馆藏

靳尚谊是一位目标明确、思路清晰的油画家,他追求“单纯而统一”的古典理想。在这一探求中,他以肖像艺术为载体,使自己能集中心力,解决结构塑造、边线处理和色彩运用这三个具体的艺术问题。

靳先生不遗余力地去理解时代所关注的重要问题,而在油画表现上却在不断地追求精深、经典的表达,作品的体量不大,但是每一件都在『质』上面用心。一次讲课中他总结了一句非常精辟的话,在对比当代画家和历代大师的作品时说:『大师的画你一看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不知道他是怎么弄出来的,而现在有许多画一看就知道他怎么弄出来的,但是就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观看靳尚谊的《画家黄宾虹》、《晚年黄宾虹》和《画僧髡残》,使我联想到委拉斯贵支《着棕色与银色服饰的西班牙菲利普四世》的处理方式。在委氏的画中,那国王的头部刻画得比其他部分都深入细致、清晰可见。不论我们站在什么位置,他都保持着国王应处的地方,一动不动。可一旦我们的目光转向画面本身,他服饰上那奇妙的银色便分解成颜料的叶片。画面上不同的笔触,似乎在形体下自由浮动,溶化为宽阔的白色、灰色与黑色的点块。此时,我们看到的与其说是国王,毋宁说是饱满、颤动、令人迷惑不解的色块与色点的交融。颤动的画面和大胆的笔触,创造了强烈的视觉效果。上述提到的靳尚谊的三幅画,在处理上与之有同工异曲之妙。人物的头部刻画坚实,跟衣饰,尤其是跟那搏动的国画山水式背景,以及黄宾虹式笔触形成强烈的对比。精心塑造的头部,仿佛将我们拉近所画人物,而松散跃动的背景则将我们引向远方。在这一点上,我们可以说靳尚谊出色地在固定的平面上创造了变幻移动的视觉效果。

纵观靳尚谊近半个世纪以来的辛勤耕耘,作为一位以人物、人物肖像为主要表现题材的艺术家,在他的代表性作品中,始终贯穿着一种对民族性、对时代精神、对现实生活的关注之情,表现出对崇高、善良、美好人性的推崇,一如他所说:『我希望用自己的创作呼唤崇高的精神。』这『崇高』的精神,在他作品中,展示为现实的真实可信,表现为理想的善意和美好。

纵观靳尚谊的油画肖像艺术,可以明显地看到:首先,他尊重、热爱油画作为西方五百年来创造的人类精神文化遗产,他努力摸透西方古典写实油画肖像艺术语言的奥秘,掌握并保持了其光影空间造型、坚实的形体和丰富的色调、传神的特质与精粹。无论东方或西方,作为古典传统肖像画,形象的肖似和精神气质的神似,是最高的标准。但是达到这一标准的手段却并不相同,要掌握西方绘画的堂奥,就不但要掌握其审美情趣,摸清其艺术语言的特色与魅力,而且要达到高度熟练、运用自如的程度。靳尚谊特别注意西方油画艺术利用明暗效果和空间感表现物象真实浑厚的特殊油画美感。在艺术语言的探索中始终不让其特色弱化、变味,保持油画的正宗品味,这就为进一步发展创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写实油画重体面塑造,形成体面关系的基本因素是其内在的结构。习惯于平面造型的中国人要掌握写实的油画技巧,绕不开结构这个难关,而不攻克这一难关,很难掌握写实油画的奥秘。靳尚谊在学生期间就十分注重素描,他也以熟练、高超的素描技巧受到人们的注意。他之所以反复画素描和油画人体,主要是为了解决人体塑造中的结构问题。写实绘画中的结构一是要真实,二是要生动。真实性更多地从属于作者对客观对象精微的观察与分析,而生动性的获得则需要作者在此基础上的艺术把握与处理。靳尚谊着力使结构单纯化而使绘画语言的表现层次丰富化,使人物形象实在、饱满,既有神韵和情致而又有鲜明感。

靳尚谊极力领悟中国传统绘画的特质,融合东方绘画语言因素与自己的作品,他广收博采,既吸收中国早期传统“写实”绘画形神兼备,以线为主造型、弱化光影而突出线的韵律节奏的审美情趣,使《塔吉克新娘》等一系列作品问世;他也研究吸收后期文人画艺术的写意抒情、强调书写性的审美要求(从梁楷到任伯年),成功地创作了《画家黄宾虹》这一体现古典油画品味又有东方审美情调的优秀作品,使他的艺术达到了又一个难得的高度。

在他的笔下,既是各具鲜明个性的又各具典型性的人物,前呼后应、联结成为近半个世纪以来,中国现当代社会历史与时代风貌的传神写照。靳尚谊所表现的,是他尊重的人,他敬仰的人,他亲近的人,他喜欢的人,他认为有时代感的人。他把这些人物营造在一种和谐、静穆的氛围中。他借重笔下的人物传达的是自己的审美理念。这个理念是他作为一个现当代艺术家,从古典主义传统精神中体悟到的最具生命力的境界与灵魂性。这种思想境界在他作品中,汇聚着一种崇高人性的感染力。这也是靳尚谊的『古典主义』油画在当代中国人物肖像创作中独到的一种精神高度。

靳先生的人体画色彩单纯得很,里面包含着的变化又很微妙。两个人体,一个偏绿,冷一点,另一个偏黄,暖一点,而这两个色块本身又都是漂亮的灰颜色,内部的变化又更微妙,整体的大色块于是就单纯而不简单。靳先生讲,要找到合于自己方向气质的东西来学,就会快得多,就有明确的方向,不合自己的东西学起来就别扭,就画不好,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东西。他说,前些年很多人花了眼,东一头西一头地撞。就算是有了自己的面貌的人,这样撞、这样改,也糟糕得很。

潘世勋 教授 原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系主任

潘公凯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詹建俊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中国油画学会主席

曹意强 牛津大学博士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美术学系系主任

靳尚谊的油画肖像,不独在情调上与维米尔声息相通,在画法上,他也采纳了维米尔所继承的传统。这种传统便是由乔尔乔纳开创的直接画法(alla prima)。运用这种手段,靳尚谊擅长在粗糙的画布上,以颜料塑造色调层次,有时则用柔和的笔触厚涂(impasto),造成某种张力,从而使颜料逐步构筑起来的画面具有别致的柔和效果(morbidezza)。

靳尚谊先生的艺术思想、教学理念是系统的、体系性的。他对历史的经验做出科学的总结,对随着时代不断发展变化的文化现象和教育变革有敏锐的判断,对新的社会需求及学院在当代的美术教育中如何发展提出鲜活的思想见解。这些对中央美术学院的发展都是至关重要的。靳先生正是在关键时期、关键问题上发挥着关键的作用。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后期,靳尚谊确定了运用十九世纪后期与二十世纪的苏联的画法,同时向古典学习,钻研肖像艺术中古典风格的一些特长,从审美到技艺本身的这样一种方法来创作。审美当然有个人的取向,他的审美比较典雅、含蓄,注重人性的生存一面,与现代艺术讲究个性张扬的不一样。他偏向于典雅的有一定深沉的唯美的考虑,带有一定的人文考虑,不同身份的人物考虑不同的气质。比较有名的《塔吉克新娘》,很有代表性。从技术、绘画语言到审美取向、处理对象的手法,包括光、色彩的运用,很少用色彩画印象派的那种很强烈的、分离的、对比的特色。靳先生作品是含蓄的、柔和的,总体谐调下的色彩发挥,完全吸收了很多古典主义的东西。这种转变是非常正确的,他对自我的判断和选择是非常对的。

钟涵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院学术委员会顾问

进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靳尚谊大步跨进,迎来了他的成熟季节和在成熟中的突破。他赴美一年,在那里更着重了解古典作品方面,在技巧上则着重研究西方『大明暗』(或『强明暗』)造型体系的奥秘,一直到找到了从形体边缘处理上入手的具体途径,得到明确的、强化的形体力度,并且进而体会到西方具象造型体系中深含的抽象关系之美。同时,他又特别受到名作中那种崇高精神之美的召唤,加上对中国社会现实变化中的反思,这些领悟在一起,他出现了在新的高度上『对理想美的追求』,这就是从形式语言和精神内涵两方面表里结合着的突破。此外,还有他蓄之已久的对中国传统绘画意境的向往。无论是对现实的当代人物的描写,例如《塔吉克新娘》中那种浓郁的韵味,以范宽山水为背景的女像的深淳意境,还是对历史人物的景仰,例如鲁迅与瞿秋白在如磐黑暗中那样清峻的骨气,等等,都显示出油画在新时期出现了又一种具有中国风格的璀璨光彩。以创作黄宾虹、髡残、八大等古代画家肖像为代表,他一幅一幅地反复探索,每一幅都再三易稿,长期经营,把自己对西方体系的领悟通到中国传统的写意笔墨上来。在这个难题上,前人未到的新鲜意象创造已经出现。

在解决了一系列油画技巧的难题之后,靳尚谊愈来愈明确地意识到,中国的写实-具象油画,要获得鲜明的民族特色,必须要从深厚的民族文化艺术传统中吸收养料。对中国传统绘画的研究,他是从古代壁画开始的,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他曾在山西永乐宫和敦煌做过古代艺术遗址考察,对传统壁画的以线为特色的艺术造型和它的写意性有所领悟。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下半期开始,他把目光转向文人水墨画,为水墨画的特殊表现语言所深深迷醉。近几年来他之所以不断刻画、塑造传统水墨大师的形象,并且在塑造中采用了传统写意水墨的手法(如加强线的表现力,发挥笔触的『笔意』效果,注意空间语言的象征性和抽象性),赋予严谨写实的油画某种轻松感和潇洒感,和他对民族绘画的写意传统有浓厚兴趣与有较深入的体会有关。

靳尚谊的作品生成于他的艺术性格,我们也可以从中看出他的一种独特风格或品质。他的早期作品就以结实爽朗见长,与当时流行的写实习惯显然有别,既非繁琐,又不求某种质感笔触的漂亮痛快,而多一种从表面透入形象深度的精练处理和沉着把握,其时已有令人耳目一新之感。到了成熟的时期,他更一方面力求画面经营单纯严整,体现着理性的自在和诚恳;一方面深藏着内在的精神:是寄托在现代人形象上的理想之美。他所创造的一系列城乡女像,放置在精心提炼的环境、道具、服饰、姿态设计之中,都无故作妍媸之貌,而不同的现代人生的秀色风神——那些年轻的朝气、文质彬彬的风度、透露着高原阳光和乡土芳香的灵魂一一都如和风明霞,使我们得到熏陶。他的一系列男像,也经过匠心经营,力脱俗套,在高度简约的概括中突出挺拔的人格精神和画家所特别熟悉的个性特征。他的人体作品之熟练,也几乎无人出其右,处理得度,体现着富有文化修养的雅正品味。现在仍在攻坚的历史人物画,则在反复地力求创造上接近民族古风的新意境,于淡泊中见深长。所以我试图把这种创作品质概括为『清俊典雅』。他的俊美向清逸上走,文雅具有典正的分量。这种特色是靳尚谊在现实主义领域内创造的中国现代人文精神的体现。

邵大箴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而这种用油画手段所传达的意境,与中国传统山水画冥合。

孙为民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朱乃正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主任

杨飞云 油画家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