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记录的不止是艺术还是中国,亮相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

来源:未知作者:必赢官网 日期:2019/12/27 14:25 浏览:

“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7”亮相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

图片 1

系统呈现2017年中国当代艺术整体状况

近日,作为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的品牌展览项目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7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三周年庆之际正式开展,通过一年之鉴这一时段性学术方法,系统性地呈现中国当代艺术在2017年的整体状况及趋势。

图片 2

▲ 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7

展览时间:

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自2015年6月25日开馆以来,已经走过了三年的历程。近日,作为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的品牌展览项目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7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三周年庆之际正式开展,通过一年之鉴这一时段性学术方法,系统性地呈现中国当代艺术在2017年的整体状况及趋势。

2018年6月9日 - 2018年8月24日

2017 年,由新媒体、新技术所激发的人类未来的生存可能性,成为了当代艺术所探讨的主要方面之一。而在中国这样复杂庞大的社会背景下,当代艺术总是以前沿、实验性又尖锐的方式参与到社会改造中,而近年来,这种发声显得更加多元,也更加急迫。

展览开幕式:

▲ 中国民生银行行长郑万春开幕式致辞

2018年6月24日 下午15: 30

▲ 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周旭君开幕式致辞

2018年6月9日,“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7”于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开展,通过“一年之鉴”这一时段性学术方法,系统性地呈现中国当代艺术在2017年的整体状况及趋势。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系列是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的品牌展览项目,也是国家艺术基金支持的重要项目,得到中国民生银行和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的一直支持。自2015年起,年鉴展每年6月至8月举行,此次已经是举办以来的第四届。本次年鉴展由中国民生银行、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北京大学视觉与图像研究中心、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共同主办。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世界艺术史学会主席朱青生继续担任展览策展人,北京大学视觉与图像研究中心副主任滕宇宁、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展览部团队执行策展。

▲ 此次展览策展人朱青生开幕式致辞

以年为界 记录历史

▲ 参展艺术家朱小地开幕式致辞

“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是建立在北京大学“中国现代艺术档案”详细调查研究基础上的展览。不同于一般的艺术展,年鉴展是对一年中在中国发生的当代艺术情况的综合展示。《中国当代艺术年鉴》每天记录着各种艺术方面的信息,按档案规范对所有数据进行收集、调查和研究,经过最终调查核实后,作为“日志”编入《年鉴》,构成本次展览的基础。

▲ 参展艺术家曹雨开幕式致辞

图片 3

▲ 展览开幕式由北京大学现代艺术学会会长丁玎主持

通过上述方法,《年鉴》把一年中获得的重要成绩摘要加以呈现,这些重要的成绩就是“变量”,是对中国当代艺术正在进行的实验、探索、创新和当前的遭遇进行的调查和整理。通过展示“变量”,一年中当代艺术的变化得到整体显示,各个重要事实的意义和之间的关联得以揭示,当下的社会思潮、文化现象和当代人的创造性反应也因此被反映出来。而在年鉴展中,各种问题将被尽可能地展现和提示。

▲ 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7开幕式现场

图片 4

中国当代艺术作为中国艺术现象的三个方向之一,与中国传统的艺术和从西方引进的经典艺术共同构成了三足鼎立的状态。中国当代艺术是随着改革开放发展起来的新艺术,自1979年兴起以来,20世纪80年代出现了一系列现代艺术运动,90年代至今继续发生着新的变化。

“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7”是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第四次展出,去年举行的“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6”曾受到了业界和公众的普遍好评。这个展览不是一种人为的策划,而是对于一年中各种展览和活动的索引。在这一个展览中将会看到很多个展览,其呈现的不仅是一年来中国当代艺术的新创造、新发展,更是人们面对各种现象做出的反应、想象与思索。

不同于一般的艺术展,年鉴展是对一年中在中国发生的当代艺术情况的综合展示。2017年全年近4000个艺术展览及活动、12780位艺术家材料、4652篇文献,以此为根据进行甄选,展出141位年度选入《年鉴》的艺术家在2017年度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其中包括37位艺术家的原作。

最新面貌 系统呈现

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周旭君表示,此次"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7"是当代艺术年鉴展系列规模最大的一次,展示空间更大、展期更长、传播更广、资源投入更多。展览系统记录历史,提倡平等对话,鼓励实验和推动创新,揭示和反映了当下文化观念和发展趋势,其价值指向与业界的重要判断也产生了很好的连结。

当代艺术在某种程度上并不是一种状态描述,而是对已有状态的突破。我们看到的中国当代艺术也是如此,它并不是某一种曾经被称作“当代艺术”的情况的重复,而是一年中又有怎样的新的发展和新的情况。实际上,中国当代艺术已经略微超越了思想和知识的范畴,对至今尚不能意识到并进行思考的部分进行着实验和突破,这正是当代艺术活动解放和开放的意义之所在。

▲ 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7展览现场:策展人朱青生导览

2017年度共有当代艺术展览3776个。在这一年,新媒体、新技术和新观念的作品再度占据创造性发展的主要分量,这既符合当代艺术的实际,也应合社会演变的潮流,更体现了中国在新媒体艺术领域的领先。从一个国际当代艺术的参与者转变成国际当代艺术局部的引领者,这充分证明何处有时代前沿的剧烈涌动,那里必有强大而丰富的当代艺术!

在这些丰富的现象中,有三个当代艺术现象:

图片 5

第一是对社会和现实的批判和反抗,包括对本国政治现实以及国际普遍的体制和社会问题的批判;

基于此,本次“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7”将现场展出141位年度选入《年鉴》的艺术家在2017年度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其中包括37位艺术家的原作。这些作品和文献记录是《年鉴》编辑部以2017年全年近4000个艺术展览及活动、12780位艺术家的材料、4652篇文献为根据进行甄选,根据编辑委员会的意见并修订补充后的结果。因规模所限,除了现场作品之外,其他作品以文献方式呈现。同时《年鉴》评价的工具和方法都会在展览中予以呈现。年鉴展不仅是展出作品,而是力图系统性体现中国当代艺术2017年的年度整体成果,以呈示中国当代艺术的新思想、新方法和新动向。

第二是用中国的传统因素来进行现代化改造,显示此时人在记忆、认同和自我重构中与自我历史的联系;

目前展览已于6月9日正式对外开放,将于6月24日下午3:30举行此次展览的开幕式。

第三是通过新媒体、新方法的探索,创造一种新的生存可能性,这种可能性正在使世界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这已经不是艺术风格和材料的改变,而是艺术性质的改变,因为当技术和媒体已经代替了人的感觉的延伸,并且在虚拟图像和技术真实的交织之下创造出一个未来的人造世界作为作品时,这个作品会使未来世界部分或极大地被代替,未来的人不再有一个真实的物质世界和一个直接的人间社会,未来的个人的生存状态是一个艺术作品,是人造出来的作品,同时这给人也造成了极大的困难、阻碍、危机。

“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7”

▲ 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7展览现场

著录艺术家

在2017年度中,中国当代艺术的新媒体艺术的新到底在哪些方面?朱青生表示,一共包括四个方面,而这些方面过去一直被掩盖在代孕母体动态影像/电影中间。新媒体艺术的重新定性,就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对艺术现状记录和关注的主要工作。而定义当代艺术中可能正在替代动态影像/电影成为新媒体艺术的四个要点分别是:

艾敬, 白明, 毕蓉蓉, 蔡国强, 蔡锦, 蔡磊, 曹雨, 陈界仁, 陈维, 陈文令, 陈学刚, 陈志光, 程然, 戴陈连, 邓国源, 丁设, 董金玲, 杜小同, 冯琳, 冯梦波, 傅中望, 高露迪, 葛宇路, 耿雪, 顾奔驰, 关伟, 郭东来, 郭熙, 何岸, 何成瑶, 何利平, 何翔宇, 胡佳艺, 胡介鸣, 胡为一, 胡晓媛, 胡尹萍, 姜波, 蒋志, 焦应奇, 景育民, 雎安奇, 雷磊, 冷广敏, 李昌龙, 李景湖, 李竞雄, 李琳琳, 李怒, 李青, 李然, 李亭葳, 李易纹, 李勇政, 李占洋, 梁硕, 廖斐, 廖建华, 林欣, 林一林, 刘窗, 刘健, 刘庆和, 刘小东, 刘辛夷, 刘昕, 刘毅, 刘雨佳, 卢征远, 栾佳齐, 罗蔷, 马轲, 毛晨雨, 苗颖, 娜布其, 蒲英玮, 秦铃森, 琴嘎, 邱黯雄, 邱志杰, 沈勤, 沈莘, 石青, 宋兮, 孙逊, 孙子垚, 谭平, 谭英杰, 汤南南, 田晓磊, 童昆鸟, 王兵, 王浩然, 王礼军, 王思顺, 王拓, 王维思, 王卫, 王欣, 王轶琼, 吴珏辉, 向京, 萧昱, 邢丹文, 徐跋骋, 徐冰, 徐渠, 徐文恺, 许宏翔, 杨晨, 杨千, 杨圆圆, 姚清妹, 尹朝阳, 应天齐, 于艾君, 于向溟, 于洋, 于瀛, 虞村, 喻红, 袁武, 张朝晖, 张鼎, 张培力, 张如怡, 张巍, 张雪瑞, 张增增, 张钊瀛, 章燕紫, 赵要, 赵赵, 周斌, 周力, 朱昶全, 朱加, 朱青生, 朱田, 朱小地, 庄辉

第一,新媒体艺术改变了与对象的关系;第二,新媒体艺术将感觉的综合变为整合;第三,新媒体艺术根植于以计算技术和材料科学为主导的发展;第四,新媒体艺术依赖互联网条件。

条件所限,展出以下艺术家原作

新媒体艺术作为人造的作品,不再作为人的对象,而是把人的介入放到作品里面去。新媒体艺术的真正意义是对这种作者-作品-观众三体构成状态的击破,参与和互动的意义正在出现革命性的变化。从此以后,世界和对象作为人造或人参与制造的一种作品,作为一种艺术作品,不再是人的对象,而是人的一种生存环境或者是人的一种真正自我的显现。这种显现不是现象意义上的到达感知和认识为止,而是依赖于被观看的人的选择和行为,作品作为存在的扩展和变化,作者和观者的关系彻底被清除。那么,这就是新媒体艺术所提供的一种新的艺术的可能性。

曹雨, 陈界仁, 程然, 戴陈连, 冯琳, 冯梦波, 傅中望, 葛宇路, 何翔宇, 胡晓媛, 胡尹萍, 焦应奇, 雎安奇, 雷磊, 冷广敏, 李怒, 李然, 李亭葳, 廖斐, 刘昕, 栾佳齐, 毛晨雨, 苗颖, 邱黯雄, 孙逊, 童昆鸟, 王兵, 王拓, 吴珏辉, 萧昱, 徐冰, 杨千, 喻红, 张增增, 周斌, 朱青生, 朱小地

▲ 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7展览现场

新媒体艺术中,感觉的共同与整合是关于共觉的问题。新的技术已经突破了自然的层次上的感觉分类,更加深入地从分子以及原子结构的层次上、从纳米尺度上重新进行了描述和分析,所以这样的感觉已经不是在按照我们人体外在感觉器官的方式去处理所有的感觉问题了,统觉和移情已经不再是一种诗意的描述,而是实际针对人的生物工程的一种做法。

新媒体艺术不是一种工具,而是一种感觉,这种感觉中是全局互动,动一发则牵动全身,似乎接近了生命现象本身,任何一个感觉实际上是跟其他的感觉综合来起作用的,这样就构成了一个整体,这个整体就是我们说的感觉的全体。这就将动态影像/电影感觉的综合变为新媒体艺术的整合。

▲ 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7展览现场

新媒体艺术根植于以数码/计算技术和材料科学为主导的发展。以数码技术及数码/计算技术为主导的分析和控制技术的发展,被人们认为是新媒体艺术发展的前提。一个旧有的媒体逐步或彻底地成为历史,伴随着一种结构性替代技术的出现,而这个对旧的艺术形态的结构性替代就是数码/计算技术。

数码/计算技术着胎、催生的新媒体艺术一开始其实也是在影像艺术/电影的代孕母体中间发育的。数码/计算技术现在其实已经促使新媒体艺术进入了自我独立生长的阶段,进入了哺乳期,甚至接近断奶,因为新媒体自由的发展已经显示出它可以跟影像艺术/电影无关,而是和上述的第一点,即跟主体发生直接的关系,从而不再作为对象,而是与人对接,作为对手的机器,进入人机一体的状态。人机一体的创作并不是给人提供了一个对象,而是增强了作为主体的人本身。数码/计算技术与新型材料科学和制造技术的结合,就是人工智能的无限可能的开端。

▲ 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7展览现场

人工智能的冲击是人对人的胜利。任何一个个体都在所有的人类群体中,这个人类的全体甚至包括了有人类以来历史上的全部成员的智慧,在算计速度和数据的复制和记忆、储存、索引、调用能力方面,在与量子计算的技术合作下,相比而言,个人只是沧海之一粟,不可能不被击败。所以我们在围棋中看到的 AlphaGo 的胜利只不过是一个象征,其实这种象征对人的价值毫无意义,很多人将之看成恐惧或者欣喜都是无道理的,因为这是互联网造成的人类的联合新机制的胜利。这不是人工智能对人的胜利,而是人对人的胜利,是未来的新人对过去的旧人的胜利,人类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如果没有这样的胜利的可能性,今天我们还是类人猿,或者是纯粹的低等生物。

一种新媒体的诞生,实际上既可以被视作人的认识、交流和感觉能力的延伸,也可以被利用、强制而成一种暴力。中性只是抽象的性质,并不表现为具体的状态和功能。2017 年被称为人工智能元年,其实也依然是这个问题的延伸,只不过在这一年,这种延伸带来的问题已经从政府转到企业,从突然的遭遇转变为有预谋的合谋与爆发。

▲ 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7展览现场

中国当代艺术在社会介入介入方面,艺术与社会的关系是当代语境里有关艺术作用最为突出的问题。在中国这样复杂庞大的社会背景下,当代艺术总是以前沿、实验性又尖锐的方式参与到社会改造中,而近年来,这种发声显得更加多元,也更加急迫。2017 年,中国当代艺术介入社会的本土实践,特别是关涉城市化进程中的乡村与城市建设,获得比过去更多的瞩目和讨论,并且很多以展览的方式得以呈现。

当中国当代艺术在资本与市场的影响之下时,市场对当代艺术的影响从来都是显著、重大的,也是每一期年鉴都会关切和追踪的问题。近两三年来,一直有相对大规模的资本注入当代艺术领域,但是艺术界对这样的趋势的利弊影响的权衡判断至今尚不甚清晰。年鉴对这些事件加以记录,同时就几个明显的现象进行调研和综述,一是艺术机构方面的变化,二是地域化发展。另一方面,当代艺术在不同地域各具特色的发展模式与资本和政策紧密关联,除了北京、上海之外,深圳、武汉过去一年蓬勃发展,迅速成为当代艺术热门的核心区域,安仁双年展的首次举办和艺术成都的筹建也再次带动川渝地区的热度。

2017 年当代艺术的价值问题被重提,源自西安美术学院举办的西安 2017 当代艺术研讨会,会上学者黄河清对当代艺术直接的攻击及由其激起的论战,但这也成为一种契机,对当代艺术概念、起源、发展等基本问题进行重述,并且对当代艺术本身反映的社会性、民族性进行反思。然而这次论战从侧面也反映出当下中国社会对当代艺术的接纳与理解与当代艺术领域的从业者所构想的情况、与发达国家的普遍水平还存在巨大落差。这可以看作一种警示,提醒当代艺术在学院教育、公共美育和理论倡导方面需更加积极地推进。

▲ 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7展览现场

▲ MS美术馆之夜现场

对话 凤凰艺术

朱青生 X 凤凰艺术

▲ 策展人朱青生

Q:在整个中国当代艺术年鉴的评选和筛选中,工作是如何进行的?每年阅读上万个文献和上千个展览,这当中是否有一套公开的标准方法?如何在评选的过程中,如何进行影响力的量化分析和排序?

朱青生:我们是一个学术单位,我们并不认为我们的选择为了给艺术做一个评价或者裁判,而是我们选择最值得记录的艺术事实。我们的记录首先是尽可能全面,所以去年记录了3776个当代艺术展览,记录了1200多个艺术家的材料。我们有十几个专题的研究,这些专题的每一个研究都涉及到跟它相关的艺术现象和问题,每一年做的题目不一样,十几年做下来,它就有了一定的积累。

第二,我们为什么要选这些艺术家出来展览,或者说来进行展示和解释,那是因为我们工作有一定的条件限制。我们十几位工作人员每天工作,最后能够建立个人档案的艺术家,每年只能在100到150个人之间。至于展览展出的原作只有30多个人,是因为展厅有限,因为再多一倍的展厅,或者几倍的展厅,它才能做出来。

凭什么来选?首先我们的信息都是统计出来的,尽量客观化、社会化的艺术社会和艺术事实的调查。我们是历史系的艺术史、教研史下的一个单位,所以我们用历史的方法对事实先进行记录和调查,调查之后就要对事实进行分析,然后给它配以权重。

什么叫权重?比如说一个展览的场地,它如果是一个正规的美术馆,比如说民生现代美术馆,我们给它的权重相对来说就会高,如果它是一个普通的咖啡馆,只是利用它做个小展览,它的权重就会低一点。当然我们也看到有一些场馆具有很复杂的情况,比如是一个展出古代艺术的博物馆,但这段时间又单独用于当代艺术,就构成了跟古代艺术的张力的关系。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给它的权重就要专门给予,不能按照馆的性质来给予,如果按照馆的性质,这个权重很低,因为它不做当代艺术。但是它这一次就是做当代艺术,它就会高上去,做好以后构成了一组数据,最后通过回归方程,它就可以排序,艺术家就被排出来了。

排出来了以后,可能就会遇到第三个问题,你这个统计机械,特别是有才能的艺术家,或者特别独特的作品常常会被数据覆盖和掩盖掉,所以,我们又有另外一套统计系统。

我们阅读组每天都有人在阅读发表的评论文章报道,阅读组一年要阅读一万多篇文章,选出两三千篇文章精读。在精读的过程中,重要的评论和有着特别见识的作者,就会有一二十个人被选出来,他们的名字会被记录。他们可能一年中间有几篇文章都被仔细的阅读和转述过,那么他们就有权利每个人单独提一名艺术家,以他的名义,他就可以有权力把他提到我们的排序前面来,用这种方法,包括我们年鉴的资深编委,他们就会被记录下来。

Q:整个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示的更多是一种真实社会变化的痕迹,而这种痕迹是一种以艺术的方式来显现的。那么,在2017年的中国当代艺术中,展现了怎样的真实社会变化的痕迹呢?在2017年的中国当代艺术中,还有哪些是值得我们关注的重点?

朱青生:我们并不认为当代艺术就是做当代艺术,我们做当代艺术年鉴根本不是中国的艺术,而是中国。就是说,我们要把中国改革开放,中国的历史发展,留一份图象的记录,而这个记录它是最敏感的,对于人的心态和社会思潮的一种记载和记录。

2017年主要还是新媒体和新观念在发展,科学和技术的发展是主要的,社会批判从表面上的对于一个事件的抗击,到达了一种对于深入到人的身体和心绪程度的一种揭露。中国传统的方法,就是把中国的特点,传统的特点和当代相结合,这个方面还是在继续的发展,三个方面都不错。

尤其是新技术、新媒体的发展,我们在导论中写得非常清楚,今年只是更为深刻,尤其是新媒体给人带来的异化和灾难的警惕和批判。特别是去年年底对于Facebook泄露5000人的个人档案的事情,媒体带来人的方便的同时,实际上就出卖了人的一些可能,出卖了人的一些隐私,像这样的问题,在艺术中间的揭露在很多作品中间都有所表达。

周旭君 X 凤凰艺术

▲ 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周旭君

Q:在中国当代艺术年鉴的项目上,作为民生银行,为整个项目给予了非常重要的帮助和支持,能谈谈这方面详细的情况吗?

周旭君: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是民生银行捐助创办的,也是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运营的最重要的赞助人,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是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的一个重要的学术品牌展览。每年都会做一次,今年已经是第四届了,这个项目从立项到预算,以及整体的落地,都得到民生高层和民生美术馆极高的重视和支持。这个重视和支持,主要是因为展览本身的学术价值,它用学术方法,来系统记录和反映每一年中国当代艺术发生的整体状况和创作的成果。

它主要体现了中国当代艺术中的一个变量,就是一个创新的精神,我想这跟民生银行血液里的文化基因是契合的,这也说明民生银行和我们美术馆的一个立场和态度。现在社会是一个比较浮躁、比较注重当前的状况,对从事文献档案的工作者,以及对在这个当代艺术领域当中,具有突出贡献的艺术家也是一种尊重,是一种致敬,这是民生银行特别重视支持的原因。

Q:对于这样一个每年都举办的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周馆长能谈谈对这场展览的看法吗?

周旭君:通过这样的一个展览,为公众了解当代艺术发展的状况和成果,打开了一扇窗户。其实,通过这扇窗,我们也看到了中国当代艺术得到社会公众的认可度,也在不断的在提升,从开始的不解到好奇到最后的喜欢,其实这也是美术馆对公众提供的一个服务。

这个变化有我们美术馆工作发挥的一些作用,它也是一个教育机构,所以就是一个社会课堂。当代艺术跟公众离的比较远,了解的少,那我们就有责任在这一方面下功夫,怎么样给公众更多的服务。

这个展览跟以往任何一届相比,展览的空间规模更大,展期更长,媒体传播更广,资源的投入也更多,这是一个明显的不同。第二个特点,这是一个历史记录整体呈现的一个展览。朱青生教授带领的北大团队,在全年3700多个展览,以及12000多个艺术家当中甄选,系统的来呈现。

第三个特点非常重要,这是一个平等对话的展览,这是不看年龄,也不管资历、身份,只要你的作品有足够的思想活力和语言的创造能力。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开放、平等对话的展览,这次参加的参展艺术家当中,最大的年龄70,最小的20出头。

通过这个展览,也是反映当下文化观念和发展趋势的一个展览,通过系统性的梳理,来反映当下的社会思潮、文化现象,以及当代人的创造性。比如说,这个展览会更注重当下的问题,比如说身份、消费主义、劳工、人工智能、新媒体、新技术等等。

Q:作为非盈利的美术馆而言,既策划了相当专业和学术的展览,也做出了大量关于艺术教育的项目,民生为中国当代艺术做出了许多的贡献,能谈谈这方面具体的情况吗?

周旭君:北京民生美术馆开馆第三年了,三年来我们在学术研究、展览规划,以及公共教育的系列策划上面下功夫。我们更注重跟优质的学术机构合作,也更重视项目的系统性规划建设。这三年,我们跟许多的优质资源和史评家、策展人合作,开展了许多当代艺术主题性研究、艺术家个案研究,以及国际交流项目的研究,举办了业界反映很好的国际学术研讨会,还出版了跟我们展览和研究相关的学术成果。

在这方面,我们特别注重梳理工作。当代艺术的学术梳理有几个层次,一个是关于美术史的一个梳理,从我们的开馆展民间的力量,到每年的年鉴展,以及我们举办的中国行为艺术三十年的文献展,还有下半年还要举办水墨艺术四十年,这些都是关于美术史的学术构建。除此之外,我们也会做主题性的研究,以及系列的重要艺术家的个案研究。通过多种线索,立体的参与到推动当代艺术的发展,也去参与到中国当代艺术历史进程当中。

参展艺术家及作品介绍

曹雨

▲ 《女艺术家》曹雨,彩色印刷 150238cm 2017

▲ 《我有》曹雨,单频高清录像422″ 2017

曹雨,1988年生于辽宁,生活和工作在北京。

此次展出的两件作品中,《我有》是艺术家 2017 年比较有争议之作:屏幕中,艺术家在聚光灯下,口念台词 般重复四十句以我有开头的炫耀语句:我有与生俱来的艺术天赋......我有两个儿子......我有北京户口...... 我有源源不断的展览邀约......戏谑背后的每一句陈述都直戳当下社会最令人焦灼、最激起羡慕嫉妒恨的 痛点,不禁令人反思现实的价值观建于何处。另一件作品《女艺术家》是曹雨本人的身份证件扫描放大,从而 形成一幅极简肖像,而这种社会规定下的身份也成了对个体最本质的描述极大的质疑和嘲讽。曹雨入选本次年鉴展后不久,获得了第十二届 AAC 艺术中国年度青年艺术家大奖。

陈界仁

▲ 《空中之地》陈界仁,蓝光光碟、黑白、有声、单频道录影 6107″ 2017 图片来源:长征空间

陈界仁,1960年生于台湾,生活和工作在台北。

2017 年新作《中空之地》是陈界仁长期创作计划《她与她的儿女们》的第一部分 , 也是艺术家重思空性 这个哲学命题后的初步的艺术表达。故事改编自艺术家本人及其家人的生命体验,但讨论的是金融/科技资本主义大背景下每一位暂时的幸存者们的生命状态,采用不确定的叙事形式和人物角色的多重意义 , 试图制造由多重叙事构成的叙事迷宫。

《中空之地》是陈界仁在研究与举办讨论台湾劳动派遣问题的工作坊后 , 以诗性辩证的形式进行的一次思考和 创作 , 用作品指出任何形式的在地流放, 也同时提供了我们可以发展另种合作模式的可能性。因为这个作品,作者获得 2018AAC 年度艺术家大奖。

程然

▲ 《狂人日记耶路撒冷:中国病人》程然,影像、摄影 尺寸可变 2017

程然,1981年生于内蒙古,生活和工作在杭州。

程然自 2016 年起持续进行狂人日记系列项目的创作,将心理活动融入地理环境,将影像放置在不同空间 中,投射出一种异乡人的情感,尝试回应有关他者、时间错位等的问题。此次参展的作品《狂人日记耶路 撒冷:中国病人》是项目中最新的一部,源自艺术家参加以色列 outset 驻留项目时的思考。逾 1200 张图片 与三个投影穿插呈现,共同构成了一幅破碎的景观。艺术家在驻留当地时体会到耶路撒冷综合征的精神困扰, 这启发他将城市视作一个病体,用感官去体悟这座城市,表达面对政治冲突时作为一个外来人的迷茫与困惑。 正如艺术家自己所言:就像我们的身体,有些时候是清醒的,有些时候是恍惚的,这个城市就是狂人本身。

戴陈连

▲ 《还是做个浪子吧》戴陈连,剧场、单频录像 2857 2016

戴陈连,1982年生于浙江,生活和工作在北京。

戴陈连的艺术创作跨越很多领域,对表演、装置、影像、绘画等均有涉猎,而注重表演语言和剧场空间感则一 直是他的特色。《还是做个浪子吧》是艺术家 2016 年的作品,此次年鉴展展出的是该作品演出现场的录像。 这部作品中,艺术家利用实地采集的音像材料,再现了一个经典的排练现场,并将碎片化的排练作为自己表演 成品的全部内容。除了表演性和剧场感,其对于故乡绍兴的地域文化的关怀与热爱也时时显现。通过他的艺术 的表述,故乡也呈现为历史图景与即时日常生活的融合。

冯琳

▲ 《绝望的主妇:主妇写真集》冯琳 照片 100x66cm 2016

▲ 《绝望的主妇:主妇的机械劳动》冯琳 手工桌布 尺寸可变 2016

冯琳,1984年生于山东,生活和工作在北京。

这世上本来就有许多令人灰心的事。2017 年,冯琳把这些灰心事办成了一场题为绝望的主妇的展览, 引起了很大反响。此次是将展览上的部分作品再现出来。模仿丈夫手机里色情图片拍摄的主妇写真集与 77 块 用缝纫机勾勒出图案的布料,展现着婚姻生活的幻灭与无趣,暗示着身份认同的困惑与情绪的错位。艺术化的 生活场景与生活化的艺术表达,是冯琳面对生活的态度,也是她处理艺术的方式,由此将艺术与生活的界线 在哪里这个问题提示给观众。

冯梦波

▲ 《致远》冯梦波 录像 4145″ 2017

冯梦波,1966年生于北京,生活和工作在北京。

《致远 Chih_Yuen.wtf》是作者2017年9月在今日美术馆进行的一次现场演出。此次演出作为一场看 电子音乐的体验,将数字音乐软件产生的波形通过双踪示波器直接展示给观众。示波器是一种用途十分广泛的 电子测量仪器,它能把肉眼看不见的电信号变换成看得见的图像,便于人们研究各种电现象的变化过程。电子音乐最基本的元素之一是波形。正是因为有了示波器,电子合成器的开发者才得以观察和制造出纯正的方波、正弦波、锯齿波、噪声等,相当于绘画颜料中的原色,经过合成与调制,就可以得到千变万化的复合波形。在作品中,观察波形和聆听同步进行,紧密互动。声音的调制是为了获得完美的波形,而波形的改变是为了获得新的声音。这也是艺术家利用技术媒介本身进行的一次实验。

傅中望

▲ 《迁徙》傅中望 木 尺寸可变 2016

傅中望,1956年生于湖北,生活和工作在武汉。

傅中望自 2016 年以来新创作的一组作品仍以木材为主要材料,将木材拟作世间万物,形式上产生更多变化。正 如其自述的:就像道家说的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从木到五行,从五行到万物,这 些作品就像是从木头衍生出来了一个大千世界。在作者看来,《迁徙》这件作品对于观众会是最直观的大千 世界的一个局部。作品使用了众多类似于蛇形的树干、树枝,在地面上呈现出群体游走的动感,而方向上又保 持一致。作者寄托了一种现实的隐喻:在我们这个匆忙拥挤的时代,人类和动物都像是这多足蛇一样,不断地朝着自己期待的或者更适合自己生存发展的方向去迁徙、去寻找,寻求一个舒适的空间或者适合自己的位置。

葛宇路

▲ 《葛宇路》葛宇路 装置 尺寸可变 2016

葛宇路,1990年生于湖北,生活和工作在北京。

葛宇路事件是 2017 年艺术界引起巨大社会影响的事件之一。艺术家利用自己的名字,为北京市双井苹果 社区附近的一条无名街道命名,并使这个并不符合市政规定的路名从 2013 年起进入公众视野并通过网络 传播,逐渐成为一个民众心中的既定事实。虽然随着2017年此事被披露,该道路名被迅速取缔,路牌被拆除,取缔和拆除本身也成为作品的一部分,但这一事件本身已经开启艺术介入公共生活的新方式,并且提出 了一个问题,即网络时代公共话语如何被塑造、被影响,甚至改变公众认知和实际生活。而此事后续所引发的 艺术界与整个社会的讨论和关注也充分说明,这一次葛宇路的艺术实践触发了人们对当下生活方式的广泛反思。

何翔宇

▲ 《5月14日/7月17日/8月27日》何翔宇 单频影像装置7738/4247''/4949 2016

何翔宇,1986年生于辽宁,生活和工作在北京。

何翔宇影像装置作品《5月14日,7月14日,8月27日》记录了三组游戏现场:第一个游戏中,参与者在啃咬罗马柱时都想咬出自己心中完美的形状,但这个完美的形状很快被下一个人破坏,他们逐渐达成一个共同目标,就是把柱子咬断;第二个游戏是参与者模仿上一个人的声音,这个声音不能带有语言文化印记,只能是人类共通的拟声词,后来的参与者不仅模仿上一个人的声音,还自发模仿上一个人的动作;第三个游戏是 第二个游戏的进阶版,参与者被要求模仿第一个人的表情,环绕一圈之后,由第一个人选出最不像的人,大家 向他或她脸上挤蛋黄酱作为惩罚,参与者不能看见自己的表情,却可以主观评判和惩罚别人。虽然以三组视频呈现三个独立的事件,但它们彼此之间有着细腻的关联,不可分开单独解读。作品里的行为模仿着社会系统的运转,以探讨集体意识如何形成。

胡晓媛

▲ 《刹隅》胡晓媛 废旧钢筋与混凝土,室外陈放过的绡、丝线 尺寸可变 20152016

胡晓媛,1977年生于黑龙江,生活和工作在北京。

胡晓媛 2017 年的作品《刹隅》乍一看轻盈、优美,但是支撑起作品的废旧钢筋本是从附近被拆毁的民用建筑 残垣中捡拾而来,覆盖其上的绡则历经一年多的风吹日晒,细看则残旧破碎。作品以建筑废弃物搭建的帐篷式 的形象隐喻着飘零、脆弱的栖留之所。艺术家习惯使用这样带有历史记忆的材料时间性、过程感在自然 的消耗状态下,制造出来的常物。而看似温情的作品,实质上包含着流逝、摧毁的残酷,又将这一切情绪凝固在物体之上,正如作品名称刹隅所示,片刻即为永存。

胡尹萍

▲ 《身份》胡尹萍 彩色印刷 尺寸可变 2012-2017

胡尹萍,1983年生于四川,生活和工作在北京。

胡尹萍在其作品《身份》的创作中,以自我为材料,历经几年时间改变肉身,进行了一次身份转换的同情 互感的实验。作品缘于 2012 年上半年胡尹萍朋友发给她一张陌生女人的照片,认为照片中的人与她本人很像。 我在极度厌恶的心态下开始审视这位女人。在这个过程中,我逐渐放下厌恶,产生好奇,并用自己的方式研 究、模仿她的眼神,制作她的衣服,增肥......除了在生理、体型上努力和她趋同相仿,并且在心理层面逐渐与这个陌生的女人产生了某种莫名的联系。她的形象在我现实生活里进行了更替按她的方式我去重新更换了身份证、护照等身份证件。在使用中审查方都会让我出示我就是我的证明。在作者看来,完成作品的 过程是一直调整自己的状态、无限地接近一个陌生人的过程,是一个人复制另外一个人的形态的行为:让我重新回到儿时因为打击式教育产生的对个人认知、身份以及社会关系中的错位和误读里面,探求内在自我的真实。通过最后把日常生活证件都变成了另一个身份,胡尹萍让另一个人以如此这般的方式持续出现在自己 的生活当中, 试图用作品为我们回答一个恒久而弥新的问题:我是谁?

焦应奇

▲ 《认知和表达的基本结构》 焦应奇 数字输出、木板、钢架、LED灯、亚麻布 直径10m 20062018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