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艺术家的职业与道德底线,明天的事

来源:未知作者:必赢官网 日期:2020/03/22 06:15 浏览:

  有些人虽然滔滔不绝,说的却不是自己的话;他其实是个二道贩子,贩卖别人的思想和言辞。这就存在很多的危险性,他会成为前人或外国人的传声筒,他的脑子已经 被践踏了,再来践踏大家;第二种人是真正的知识分子,他博学,又能把很多东西消化,消化以后他能发出自己独立的声音,这就能启发我们的思考。

刘懋廿(之三):明天的事,睡醒了就知道了

时间:2015年09月28日来源:中国文艺网作者:百纳 单鸣

图片 1

近期个展海报

  “有些人虽然滔滔不绝,说的却不是自己的话;他其实是个二道贩子,贩卖别人的思想和言辞。这就存在很多的危险性,他会成为前人或外国人的传声筒,他的脑子已经被践踏了,再来践踏大家;第二种人是真正的知识分子,他博学,又能把很多东西消化,消化以后他能发出自己独立的声音,这就能启发我们的思考。”

钱理群《我的精神自传》

——题记

图片 2

捭阖 80x80cm 布面油画 2014

  说起对艺术市场的看法,刘懋廿的观点很犀利。大部分人买画,买的不是艺术,是那些头衔。把那些头衔都去掉之后,还有多少人会买画?面对这种“潜规则”,刘懋廿说:“这种在物质上的盈余支撑不了精神也代替不了精神。这种表面上的东西就是一个涂层,涂的越多越厚说明内在越虚弱。这种规则只要你需要,是可以用别的东西嫁接的。我不知道要它干什么?因为我不关注,对我也没有影响。影响没影响别的艺术家只能自己知道,我喜欢阳光干燥,不喜欢阴暗和潮湿。这个我可能比较幼稚,不懂!”

  在中国社会的普世价值都受到“金本位”影响的时候,抛开这种影响还能堂堂正正站着的人不多。正如题记所述,采访刘懋廿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他对太多事情有着自己的思考,也并不像很多艺术家为了迎合宣传做着适量的配合。他就是在表达自己,就像他经常会说的一句话,“我能管好我自己”。他的勤奋有目共睹,甚至被身边的人称为“宋庄最勤奋的艺术家”。即便他并不承认这一说法,但是在交谈过程中,他的底蕴就像他的作品一样,极为厚重。

图片 3

水中的影子 80x60cm 布面油画 2014

  Q:您很少办展,是没有机会还是有其他原因?

  A:其实这种事情是随着时代变迁被抬到桌面上的,我觉得自己在绘画的过程中已经享受了,而且朋友也享受了,生活无忧无虑了就别折腾了。坐下读些书完善一些罪恶,想想坏人坏事,然后把这种阴谋融入到图案中自得其乐吧!不要去添堵制造多余的雾霾。

  我没有机会办展,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我没有准备所以没有机会。我也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机会。对我而言是机会一直让我画画。几十年了机会不让我做展览。在机会面前我没有选择是因为我没有成为机会分子,我选择的是顺其自然。

  Q:我看您这个展览还没有确定策展人,所以也不会有相应的评论文章出现。在这一部分您有什么独到的见解吗?

  A:我这就是个商业展览,跟学术扯不上什么关系。事实上也不需要一个不了解的人来做策展人。把画摆出来给大家看就行了。

  评论文章应该是由批评家来写的。那么什么是批评家?批评家的职责是什么?所谓批评是对立的两面,它不是表扬也不是献媚。它是一种很纯粹的学术贞操,就像旧时代的知识分子一样。它不仅仅是一个称谓,也是一种责任和正直。它是一个社会前进的守护者,更是一种气节和民族道德的楷模。你觉得现在还有知识分子吗?批评家是艺术殿堂不可缺的支柱。我没有真正研究过批评的概念,但是我理解的不是我现在看到的样子。

  对于美术评论来讲,我不想了解。现在到底有没有评论和学术?有没有批评我真的不知道。因为不是一个行业说什么都饶舌。留给他们自己问自己吧。我只坚持自己的职业和道德底线,只看自己想看的书。

  Q:您未来绘画的方向有大概的规划吗?

  A:没有。我只知道昨天的事。明天的事我不知道也没有兴趣。我从来没有规划过人生也不确立什么风格,人活着多点自由和快乐就好。明天画成什么样是明天的事。规划是一种自暴自弃,有理想和思想的人去想。我不靠理想生活,也不靠思想绘画,所以我就不需要想未知的可能。我过好今天,是很重要的。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刘懋廿接下来要在北京做的个展,包括以后的巡展,与他相识多年好友韩总(韩之庆:元成美术馆馆长)的大力支持密不可分。

图片 4

编筐 80x60cm 布面油画 2015

  刘懋廿作为艺术家有着自己的坚持,他并不愿意宣传自己。然而多年一起走来的朋友们都觉得可惜,“虽然我不懂艺术,但是跟着刘老师这么多年我也看了不少画,从他这个画里我能够感觉到踏实和厚重,他这个作品本质上和别人不一样,”韩总说起这次展览的缘起,有很大地感慨,“我们俩这些年的交情,我就是他的大哥,我得给他做些宣传。咱们认可他的艺术,不管艺术的价值再高也得有价值的体现,作品从艺术家的画室到收藏家手中需要一个让人家了解的渠道和过程。所以这展览必须得给他办起来。”

  而对于展览的结果如何,韩总并没有太大期望。毕竟凡事都有两面性。虽然刘懋廿从年纪和从艺经历来说,都是“老”的,可对大众来说,他却是“新”的。当这个展览配合着对他的宣传突然出现在公共视野,被大众关注之后的结果不得而知。他表示,做这个展览本身就是把这些年的成果给身边的亲人朋友,藏家们一个交待,同时也向社会大众展现刘懋廿是这样画画的,并不对销售有什么期待。再说的矫情一点,就当作兄弟情深吧。

图片 5

天大地大 80x80cm 布面油画2014

  被染上了“艺术细菌”的韩总还在宋庄投资了一个美术馆。场地500平米左右,除了展出他自己收藏的刘懋廿的作品,他还想把这个馆做成一个非盈利性质的场地,为更多的艺术家提供展示的空间。本着“崇尚艺术,收藏艺术,推广艺术”的方针,他希望能够以艺术价值作为筛选的标准,在这一点上他和刘懋廿的观点极为一致,他们要求自己做到“就艺术谈艺术”,有名头有来历的人不需要他们的帮助。美术馆的未来,韩总也想得很清晰,这是一个细水长流的过程,即便是每年都做一个展览,当这个展览能够坚持十年的时候,合正美术馆就有了自己的地位。

  说到未来的计划,除了刘懋廿的个展将在上海、西安两地巡展外,韩总说,“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本来默默在听着韩总介绍经营规划的刘懋廿,此时突然冒出一句,“明天的事,睡醒了就知道了。”

  刘懋廿简介:

  1965年生,陕西黄陵县人;

  1988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同年分配至延安大学任教;

  2007年至今居北京。

  钱理群《我的精神自传》

  题记

捭阖 80x80cm 布面油画2014

  说起对艺术市场的看法,刘懋廿的观点很犀利。大部分人买画,买的不是艺术,是那些头衔。把那些头衔都去掉之后,还有多少人会买画?面对这种潜规则,刘懋廿说:这种在物质上的盈余支撑不了精神也代替不了精神。这种表面上的东西就是一个涂层,涂的越多越厚说明内在越虚弱。这种规则只要你需要,是可以用别的东西嫁接的。我不知道要它干什么?因为我不关注,对我也没有影响。影响没影响别的 艺术家只能自己知道,我喜欢阳光干燥,不喜欢阴暗和潮湿。这个我可能比较幼稚,不懂!

  在中国社会的普世价值都受到金本位影响的时候,抛开这种影响还能堂堂正正站着的人 不多。正如题记所述,采访刘懋廿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他对太多事情有着自己的思考,也并不像很多艺术家为了迎合宣传做着适量的配合。他就是在表达自己, 就像他经常会说的一句话,我能管好我自己。他的勤奋有目共睹,甚至被身边的人称为宋庄最勤奋的艺术家。即便他并不承认这一说法,但是在交谈过程 中,他的底蕴就像他的作品一样,极为厚重。

水中的影子80x60cm 布面油画2014

  Q:您很少办展,是没有机会还是有其他原因?

  A:其实这种事情是随着时代变迁被抬到桌面上的,我觉得自己在绘画的过程中已经享受了,而且朋友也享受了,生活无忧无虑了就别折腾了。坐下读些书完善一些罪恶,想想坏人坏事,然后把这种阴谋融入到图案中自得其乐吧!不要去添堵制造多余的雾霾。

  我没有机会办展,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我没有准备所以没有机会。我也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机会。对我而言是机会一直让我画画。几十年了机会不让我做展览。在机会面前我没有选择是因为我没有成为机会分子,我选择的是顺其自然。

  Q:我看您这个展览还没有确定策展人,所以也不会有相应的评论文章出现。在这一部分您有什么独到的见解吗?

  A:我这就是个商业展览,跟学术扯不上什么关系。事实上也不需要一个不了解的人来做策展人。把画摆出来给大家看就行了。

  评论文章应该是由批评家来写的。那么什么是批评家?批评家的职责是什么?所谓批评是对立的两面,它不是表扬也不是献媚。它是一种很纯粹的学术贞操,就像旧时 代的知识分子一样。它不仅仅是一个称谓,也是一种责任和正直。它是一个社会前进的守护者,更是一种气节和民族道德的楷模。你觉得现在还有知识分子吗?批评 家是艺术殿堂不可缺的支柱。我没有真正研究过批评的概念,但是我理解的不是我现在看到的样子。

  对于美术评论来讲,我不想了解。现在到底有没有评论和学术?有没有批评我真的不知道。因为不是一个行业说什么都饶舌。留给他们自己问自己吧。我只坚持自己的职业和道德底线,只看自己想看的书。

  Q:您未来绘画的方向有大概的规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