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境生意,岭南有个郭莽园

来源:未知作者:必赢官网 日期:2019/12/23 19:24 浏览:

莽园之画也,其卓然于外者二,曰笔墨、结构耳。其笔墨也,旷达而不失细微;灵动而不无沉厚、动转而不少凝重。其结构也,如韩信之点兵,弈秋之布局,虚实相生,出人意表。其笔墨如斯,盖因其善书法,工碑帖。帖学之气韵柔媚,碑学之气势刚拙,杂然而一体,浑然而天成。故细观其笔墨,情、意、韵皆备矣。其结构之妙,盖因其善篆刻,以有求无,以小见大。得此二者,莽园之于今之画坛,执牛耳者也!

  忆昔汕头夜访莽园,转瞬十多年了。十多年来,虽少过从,但莽园无疑是我最关注的艺术家之一。

中山大学教授

  (许宏泉:画家、鉴定家、批评家、作家)

无功、无名、无己之境,非逡巡而可得。莽园之求此“三无”者,画也。莽园之画古柏,非图古柏之形神也,以之悟无功之境也。松柏之常青,人所嘉之,盖以之喻人也。唯莽园不状其苍健而状其勃然。此非以之喻人也,此以之悟道也。故莽园之古柏,无古意而有野趣,盘枝错节,难辨形状;枝叶繁茂,以现生机。莽园之画鹤,非图鹤之形神也,以之悟无名之境也。鹤之仙风道骨,人所嘉之。亦以之喻人也。夫鹤,凡鸟也,孰知风骨?莽园状其形态,天然而不雕,盖不重其名而重其纯质也。莽园之画高山,非以之托仁者之所爱也,非以之喻文人之伟岸也。其山墨色蕴然,不辨草木,不显山石。浑然一体,以去人工之意趣。观者游于山中,唯见天然,则忘我之意生焉。莽园借图画而得“三无”,真逍遥也,此亦宋元以降之所谓逸品者耳。余观今之画者,其所众者,描形写神者也,谓之神品。莽园之画所图者,含道以应物也,谓之逸品。以逸品而居神品之上,可得为乎?可也!

  有人问我,当代画家最缺少什么?这虽然是一个大而无当的话题,事实上,何尝不是一种难得的忧患意识。如果具体而言,那可能便是笔墨品格的缺失,在艺术的审美本质之外附加太多的功能,以致当代画坛成为少数人的名利场。

人观其笔墨,见不服束缚,不拘形态,则谓之以“狂”,此唯见其形,不见其实也。庄子内篇第一逍遥游者,论逍遥之意境,“无所待”者也,鲲鹏之扶摇九万里,蜩啾之樯榆枋而止,皆非逍遥也,盖其有所待也。鲲鹏之所待者,风也,蜩啾之所待者,树木墙垣也,此小大之辨,然所待一也。无所待之逍遥,非“无功、无己、无名”而不可得。莽园所绘之闲适之境者,无所待之意也。睡猫懒卧于春晓,牛僮流连于归途,群鹤飞翔于水上,仕女嬉戏于马背,皆无忧无虑之意境。画内之人物鸟兽,自由且无所依赖,此无功之境也;品画中之笔墨趣味,挥洒涂抹,随于心性,此无己之境也。莽园之所绘者,非虫鱼鸟兽、仕女人物也,其所绘者,慵懒闲适者也,无所待者也,逍遥者也。此非狂人之为也,实神人之功耳。

  虽然我并不认为莽园的画已入自由之境,但他的超然与坚守无疑表现出一个艺术家的独特审美个性,也必将给当代中国画坛带来一片新机。

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对笔墨品格和画境开拓,从他的《关河一望》可以了然。笔意遒劲,传神之极。尤焦墨枯笔扫出战马,让人想到霍去病墓前石雕。天边一抹淡远青色,更令人远思。

广东美术馆馆长

  莽园画多趣,令人心生可爱。如《莫笑形骸......》,没骨写生,颇有不可之妙,笔意之简,生动入微,莫不叫人称奇。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

  壬辰立秋于京华听雪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