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教学应加强系统性,许院听课录

来源:未知作者:必赢戏剧 日期:2019/12/27 12:39 浏览:

图片 1

图片 2

近年来,我校筑牢教学中心地位,聚焦内涵,深化改革,应用型人才培养模式峥嵘初显。学校相继启动了“应用型课程建设计划”“课堂教学改革计划”等,立项建设了一批应用型课程,翻转课堂、项目教学、案例教学等在教学中得以推广,探究式、讨论式、参与式等新的教学方式得到普遍认同。不少教师已经投身到教学改革的实践中,使课堂教学焕发出了更多的活力。为此,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特开设《许院听课录》专题,通过深入走访深受学生喜爱、充满创新力的课堂,从微观层面挖掘课堂教学改革过程中具有典型意义的“个案”,以供借鉴。《许院听课录》也是本学期学校通识类写作课《校园题材新闻写作》的“实题”项目,所有篇目由教师指导、学生独立采写完成,从某种意义上,这也是教学成果的一种展示。

配图

昆剧表演艺术家王芝泉指导学生表演昆剧《扈家庄》

戏曲课:可以不“高冷”

艺校的戏曲教学一般是一个老师带十几个学生,升上大学以后,现在很多专业院校有戏曲的一对一教学。一对多的形式,无论唱腔、身段,老师只能把做得好的挑出来;一对一的形式,学生的很多细节问题老师可以及时发现、纠正。但是一对一教学也存在着问题,学生在这种教学模式中是比较被动的,他们在一起学习会互相比较,谁唱得好可以起到激励作用,一对一教学中没有了竞争,也没有学生之间相互的感应,无法形成学习氛围,对于天分、艺术感觉不是很好的学生,有时候就成了一种对付 。这也可能造成一种资源浪费,因为有的学生虽然考入这个专业,但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之后发现,他没有条件或没有意愿走上舞台,老师在唱腔、身段上还要按照统一的课程设置对他进行一对一教学,专业院校在课程设置上应该允许老师把有限的精力集中用来因材施教。现在有的戏曲老师由于教学任务繁重,几乎脱离了舞台,其实演、教、学应该联动起来,对传承更有好处。

戏曲教学历经戏班、科班,传承至今,现以学校教学为主体,从重技能谋生存到重素质求发展,进步颇多。但培养学生综合素质仍有诸多困难:第一,戏曲专业生源少,部分学生文化课基础弱,使学校在招生过程中往往面临专业与文化两难的选择;第二,相比普通学校的学生,戏曲专业学生学习文化知识的时间较少。

图片 3

戏曲教学应既全面又系统

近年来我校开设的通识类选修课中,有不少学生们眼中“口碑”与“颜值” 兼具的课程,程晓菡的《中国戏曲艺术》就是其中一门。

为尽快提升戏曲院校学生的综合素质,笔者认为,学校的专业课教学和文化教学都要勇于改革,课程设计要系统科学、整体考量。对学生的培养既要重视一技之长,更要着眼可持续发展。以戏曲教育的大中专贯通为例,中专阶段的教学要重基础,讲传承,学生要苦练基本功,教师要合理规划教学内容,整体设计课程;大学阶段的教学,应以中专为基础,加强剧目学习及人物角色的塑造,重点在于对学生整体专业素质和创新能力的培养。

本学期《中国戏曲艺术》的第一次课,程晓菡老师为“开场白”做了特别设计:安排学生上台表演“老旦”“青衣”“老生”等唱腔,其中陈依墨同学扮演的《凤还巢》程雪娥一角赢得了在场学生的掌声与喝彩。“希望我的课能让同学们感受到戏曲并不“高冷”,它从生活中来,离我们很近。”程晓菡说。

目前,戏曲院校的课程一般分为必修课,选修课和实习与实践环节三类。然而在教学实践中,三类课程往往在内容设置上缺少系统的设计与衔接,也缺乏符合院校实际的校本教材。

从“听戏”到“讲戏”

以戏曲表演为例,戏曲院校对表演专业学生的考核标准,大多数以剧目传承与舞台表演为主,对公共基础课甚至专业基础课的重视不够,以致学生的综合能力及整体素质受到影响。戏曲表演强调规范性和舞台呈现,很多演唱及表演细节也要反复不断地进行教学、练习。现在戏曲院校表演专业的专业课教学分行当、讲流派,都是一个教师只教几个学生。练基本功、学剧目、排练、彩排演出是一个系列的教学过程,教师要根据学生的学习情况及时调整或补充内容,也要根据学生的条件量身制定培养计划并设计教学内容。为使必修课、选修课与实习、实践环节能够科学、系统,戏曲院校应该组织教学团队,尝试着围绕剧目教学设计其他专业课与专业基础课程,并针对戏曲专业学生研发校本教材,围绕中华传统文化开设相关公共课程,把公共基础课教学纳入体系,重视培养学生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学习和价值观的养成。

程晓菡来校任教之前学的专业是古代文学,但她对戏曲有着别样的热爱。“可能是受家庭氛围的影响,我从小就对戏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硕士读古代文学,戏曲文学恰是元明清阶段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为我更加系统地学习戏曲提供了机会。”来校任教后,程晓菡发现身边的学生里也有不少“发烧友”,但却普遍缺乏专业的指导。由此,她琢磨着开设一门通识类选修课给热爱戏曲的学生好好讲讲戏曲理论和戏曲文学。

现今大部分戏曲院校表演专业在某种程度上还是保留戏曲原有的师傅带徒弟的教学模式,很多学生跟着老师一学就是很多年,探究其原因有其合理性也有其局限性。教戏与学戏不能一蹴而就,较为固定的教师可以系统地设计个体的培养计划,但这要求教师能戏颇多。一些资历较浅、剧目表演经验积累还不多的教师还无法胜任这种系统教学,因此有必要分年级、分阶段请合适的教师来教。另外,向不同的名家跨流派,甚至跨行当、跨剧种的学习,也是必要和有益的。

就这样,她的《中国戏曲艺术》课在本学年进入了同学们的视野。“选课人数上限是120人,选课者115人”,程晓菡介绍。与选课学生做了初步接触后她发现,有些同学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选了课,但几次课后情况有了变化,同学们兴趣明显提高了,了解了更多的戏曲知识,能赏析唱段,个别学生还会唱一些基本唱段,现在每次课都有不少来蹭课的学生。

戏曲教学应重方法、讲科学

程晓菡介绍,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作为通识课,这门课不是为了培养出色的演员,而是为了让大学生了解中国传统戏曲,具备更深厚的传统文化素养,为戏曲艺术培养高素质的观众和传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