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戏曲70年,改革开放40年中国戏曲揽胜

来源:未知作者:必赢戏剧 日期:2019/12/27 13:08 浏览:

图片 1

图片 2

20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至今走过了40年的发展历程。改革开放这40年,中国戏曲经历了从低谷到复苏,从继承传统到创新发展的实践和探索过程,这其中无论是历史剧还是现代戏都取得了不可忽视的成就,许多优秀的作品在创作观念、创作手法和艺术表现形式上更加丰富多样,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成为更加自觉的追求。回顾中国戏曲的发展历程和取得的成就是为了更好地砥砺前行,创造戏曲艺术新的繁荣与辉煌。

京剧《曹操与杨修》

昆曲青春版《牡丹亭》剧照历史剧与传统戏寻求新意蕴开辟新局面

豫剧《焦裕禄》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戏曲从传统走向现代的探索之旅是从历史剧开始的。改革开放40年戏曲的整体跃动中,历史剧始终表现着自身强大的艺术特质和审美魅力。它取材于历史,立足于现实,借历史的故事叙事立意,用唱念做打的表现形式抒情审美,使历史剧具备了鲜活的时代感和厚重的传统韵味,形成了不同于传统戏曲的新的思想表达方式和艺术风范。

昆剧《十五贯》

新时代新理念领风气之先

晋剧《傅山进京》

20世纪80年代初,各种文艺思潮和海外艺术之风在国内汹涌而起,对中断了多年的传统戏曲造成巨大的冲击。在这种局面下,历史剧运用自身具备的成熟艺术表现力,继承传统,探索求变,把握创新,寻求新的思想意蕴和审美表达,开辟了戏曲创作的崭新局面。

淮剧《金龙与蜉蝣》

改革开放后,在多元的文艺形势面前,戏曲艺术尝试用新理念、新视角,进行新的艺术实践。领风气之先的是湘剧《山鬼》 ,作品以历史人物屈原为描写对象,将时间、地点虚化,剧作不局限于原有的屈原,使人们从思想的高度、在戏曲艺术审美中审视历史和历史人物,是历史剧创作观念、思想、方法的一次历史性革命。川剧《夕照祁山》创作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从新的角度去认识历史和历史人物,使诸葛亮晚年复杂、多变、疑心以及对家乡、家人的思念和生命垂危时的无奈得到了生动表现。京剧《曹操与杨修》刻画了曹操的宏图大志、爱才用才,又揭示了其褊狭、刚愎自用的性格特征;刻画了杨修的气节,又揭示了其为实现报国之志不得不逢迎、依附权力的无奈,作品从创作理念、创作方法上为戏曲艺术注入了新的活力,并引领了历史剧创作的新风气。淮剧《金龙与蜉蝣》讲述了祖孙三代因皇权而起的生死恩怨,这是一个古希腊悲剧式的故事,赋予人们对权力、对人性以新的思考。京剧《凤氏彝兰》反映了民族之间在伦理道德、理想信念和生存方式等方面的不同。京剧《大面》运用神兽大面道具,展示了北齐兰陵王的两面人生,兰陵王一角横跨四个行当,将花旦、文生、武生、花脸四个行当的表演融于一身。京剧《赵武灵王》在史实的基础上经过艺术虚构,书写了赵雍的传奇身世和悲壮命运,构成了一幕幕震撼人心的戏剧冲突,传达出深刻的思想内涵。

戏曲艺术如同古老的园林,奇花佳木千百年来置根神州大地,发荣滋长,蓊郁葱茏。但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由于社会沉沦,经济凋敝,戏曲园地已是林木萧疏,许多树种几近枯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对民族传统文化非常重视,在努力进行经济建设和社会建设的同时,也积极进行文化建设。党和政府根据中国的实际,制订了正确的戏曲方针政策,努力修复戏曲文化生态。20世纪50年代初,党确定了“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方针。1951年5月5日,周恩来总理签署了政务院《关于戏曲改革工作的指示》,使这一方针得到具体落实。至60年代初,又形成了整理改编传统戏、创作现代戏和新编历史剧“三者并举”的剧目政策。70年来,走过了曲折的道路,当我们发现了失误,便认真纠正,经过广大戏曲工作者的艰苦奋斗,现在戏曲园地确已呈现出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绚丽景色。

40年来,剧作家继承和发扬了历史与时代特征相结合的传统,从现实感受来写历史剧,把深邃的历史感和对现实的感知、观照与反思交织在一起。

整理改编传统戏:发挥滋养心灵的作用

京剧《司马迁》再现了司马迁著史过程中经历的身体和精神磨难及其百折不挠的性格特征,这是改革开放初期的一部历史剧,剧作家有感于此前中国的特殊社会环境而作。京剧《王安石》再现了王安石历经多年实行变法艰难而又复杂的过程,在改革开放的背景下呼唤革故鼎新。莆仙戏《新亭泪》通过王敦之乱的故事,塑造了一个放荡不羁、形骸散淡,骨子里却以天下为己任的古代知识分子形象,揭示人物在特定历史氛围中主体精神与个体形式的建构。汉剧《王昭君》写王昭君自请远嫁,面对无奈的人生做出积极选择,是历史剧对于现实人生的深入思考。

如何传承和弘扬民族文化,是一项前所未有的事业,因此对每一项政策的认识和落实,具体讲比如对每一类剧目价值的认识和如何进行创作,都曾有不同意见的争论。

不仅新编历史剧,多部根据传统戏改编的历史剧也体现了现代意识。如昆曲《景阳钟》是在昆曲传统戏《铁冠图》的基础上整理改编的,作品保留《乱箭》 《撞钟》 《分宫》 《杀监》等经典传统折子戏,并赋予作品形式上的创新,对原作在思想性、价值观、史学观方面不符合时代精神的内容进行了删减。豫剧《程婴救孤》根据传统戏改编,内容上保留并强化了程婴在危急时刻表现出来的忠义 ,又赋予这种忠义正义的内涵。龙江剧《木兰传奇》将一个演绎了多年的替父从军的故事,升华为一个保家卫国、精忠报国的故事。京剧《廉吏于成龙》中主人公既具有真实的历史感,又具备了鲜明的现实意味。

中国古代留下了大量的古典剧目和传统剧目,这些剧目还有没有价值,如何使之流传于舞台,是首先遇到的问题。最先得到肯定的是那些具有反抗斗争精神和有较强现实意义的作家、作品。如经过整理改编的昆曲《十五贯》;1958年隆重纪念世界文化名人关汉卿,《窦娥冤》《谭记儿》等作品被各剧种搬演。而《琵琶记》《长生殿》等作品则引起争论,学术界进行了多次讨论。虽有不同意见,但证明人民是不会轻易抛弃宝贵的文化遗产的。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对优秀的民族文化空前重视。随着昆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不仅《琵琶记》《长生殿》《桃花扇》等古典名著都被搬演于舞台,许多沉没许久的传奇剧目以至杂剧剧目、南戏剧目也陆续被挖掘出来,搬演于昆曲和其他剧种的舞台。20世纪80年代以来曾举办过数次纪念汤显祖的学术活动,2016年根据习近平总书记的提议,中国与英国同时举行了纪念汤显祖和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的学术研讨和演出活动,规模更大,影响更为深远。近年来,表现历史文化名人也成为各地戏曲创作的一个热点。祖先留下的文化遗产得到高度重视并发挥了滋养人们心灵的作用,这是一座座看似遥远却仍然层峦叠翠的高山。

总之,历史剧创作在领风气之先的同时,还出现了大量思想精深、艺术精湛的作品。如京剧《三关明月》 、京剧《大明魂》 、京剧《画龙点睛》 、京剧《贞观盛世》 、高甲戏《大河谣》 、婺剧《梦断婺江》 、秦腔《千古一帝》 、湘剧《马陵道》 、闽剧《天鹅宴》 、评剧《凤阳情》 、曲剧《刘秀还乡》等。

各剧种留下的传统剧目更是浩如烟海,题材内容非常广阔。郭汉城先生曾说,他的家乡浙江的地方戏,人们常说:绍剧“打江山”,越剧“讨老婆”。前者指反映帝王将相的袍带戏,后者指反映民间生活的小戏。它们大都是民间创作的,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和地域特色,但也常有粗俗的东西或带有封建性的糟粕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戏曲理论家首先从“人民性”和“现实主义”的角度从总体上肯定了传统戏的价值,然后按照推陈出新的原则对其进行整理改编。在1952年举行的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上,共有23个剧种37个剧团演出了82个剧目。其中大部分是经过整理改编的传统戏,人们也正是从这些经过整理改编的优秀剧目中看到了中国戏曲不朽的价值。外国友人赞叹这些剧目如同擦去了污垢的明珠。各剧种演出这些优秀剧目的演员如京剧的梅兰芳、周信芳、程砚秋、盖叫天,汉剧的陈伯华、豫剧的常香玉、越剧的袁雪芬、桂剧的尹羲等,成为各剧种的代表性人物,引领着各剧种的革新创造。

豫剧《程婴救孤》剧照

70年来,传统戏的整理改编经过了几个发展阶段,从重点强调剔除糟粕到重视尽量多的保留精华,从不得不“禁演”一些戏到不断地“化腐朽为神奇”,从五六十年代的莆仙戏《团圆之后》《春草闯堂》到八九十年代的川剧《田姐与庄周》《刘氏四娘》,开拓了传统戏曲蕴涵的价值,彰显了剧作家在推陈出新思想指引下所具有的创造力。悲剧、喜剧、悲喜剧,各种风格、题材的传统戏如浪漫的山花,开遍了祖国大地。

多向度的思想意蕴和精湛的艺术呈现

新编历史剧:体现历史研究的新成果

历史剧以多向度的思想意蕴和艺术表达对历史进行观照,依据各种历史题材创作了被当下讲述的不同视角的历史。

传统戏很多都来自古代的历史故事,但由于时代的局限,不少作品的历史观不够正确,对是否符合历史真实也不太在意。因此新的时代提出了新编历史剧的要求。在延安时期,毛泽东就提出要把“颠倒的历史再颠倒过来”;20世纪60年代,有些历史学家又提出要为历史剧“正名”,把历史剧与传统戏区分开来。虽然剧作家、艺术家大多主张历史剧是艺术,不是历史教科书,必须进行艺术虚构,但新编历史剧对“历史真实”都给予了更多关注。所以70年来的新编历史剧显示出与传统戏不同的思想艺术特点。

晋剧《傅山进京》为文人戏开拓了新的思维视角,艺术而又巧妙地展现了傅山的深厚文人情怀和玄烨揽英才以安天下的胸襟之间的冲突,塑造了一个具有风骨和品格的全新古代文人形象。越剧《陆游与唐婉》以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手法,一波三折地表现了南宋大诗人陆游和爱妻唐婉的人生经历和不幸婚姻。川剧《巴山秀才》塑造了思想慢慢觉醒、精神境界步步升华的人物形象,在改革开放初期问世,对于推动思想解放、重整和鼓舞知识分子的精神有着重要意义。闽剧《丹青魂》以一代画圣吴道子为表现对象,揭示了艺术创作与生活、民众的关系以及知识分子的自我超越。京剧《北风紧》通过宋金两国对峙之际,仕金宋人施宜生的两难选择,刻画了仁爱、知恩图报、勇于担当的儒家士大夫形象。越剧《班昭》塑造了孜孜不倦、甘守寂寞的古代女知识分子形象,弘扬了知识分子的文化使命感和矢志不渝的奉献精神。莆仙戏《秋风辞》以汉武帝的晚年生活为题材,揭示了普遍的人性弱点和封建社会对人的扼杀,把历史的批判与哲理的思考在艺术的层面很好地结合起来。桂剧《大儒还乡》讲述还乡士大夫发现曾受皇帝嘉奖的秦桑政策是坑农害农的假政绩后的自我拷问,警示后人以民为本。昆曲《南唐遗事》表现了李煜、赵匡胤的不同胸襟、意志和历史演进的必然。京剧《范仲淹》描写北宋名臣范仲淹一生三起三落的坎坷仕途,塑造了先忧后乐的古代士大夫形象,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越剧《藏书人家》讲述了江南著名藏书楼天一阁主人用生命的代价守护民族文化的历程。

20世纪五六十年代强调历史剧的古为今用,所以在抗美援朝时期出现大量写信陵君因懂得“唇亡齿寒”道理而“窃符救赵”故事的戏,在三年困难时期出现大量写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故事的戏。古为今用的负面便被理解为搞“影射”,“文革”期间,《海瑞罢官》等作品被曲解为影射攻击现实,作者受到残酷迫害。尽管有这些曲折,“文革”前也有多部优秀的历史剧存留史册。如粤剧《关汉卿》、京剧《谢瑶环》、黔剧《奢香夫人》、绍剧《于谦》等,它们表现了历史人物的崇高精神,表现了古代社会汉族和少数民族的历史生活风貌。改革开放以后,历史剧创作弘扬了表现历史人物精神的价值取向,剧作家更强调体现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内涵,强调寻求今人与古人心灵的共振,近40年出现的优秀作品不胜枚举。莆仙戏《新亭泪》《秋风辞》、川剧《巴山秀才》、越剧《汉宫怨》、昆曲《南唐遗事》《陆游与唐琬》《班昭》、京剧《曹操与杨修》、湘剧《山鬼》《马陵道》、满族新城戏《铁血女真》、蒙古剧《满都海斯琴》、晋剧《傅山进京》、京剧《廉吏于成龙》《成败萧何》等等;以及花鼓戏《喜脉案》、闽剧《天鹅宴》、吉剧《一夜皇妃》、龙江剧《荒唐宝玉》、高甲戏《玉珠串》、闽剧《贬官记》、壮剧《歌王》、淮剧《金龙与蜉蝣》、梨园戏《董生与李氏》、芗剧《保婴记》等古代故事剧,构成了一道道亮丽的风景。

除正史之外,各地都流传有丰富的民间故事、传说、寓言和典故,将这些题材引进作品是中国戏曲的重要传统。以历史传说、民间故事为题材的作品促进了戏曲历史题材创作的多样化。

新时期以来的新编历史剧包括古代故事剧,具有这样一些特点:它们体现了历史研究新的成果,剧作家努力以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评价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剧作家遵循艺术创作规律,发挥艺术想象,进行大胆的艺术虚构;剧作家的创作个性得到充分体现,风格样式更加多样;剧本文学与舞台演出有了更紧密的结合,高质量的剧本与优秀演员的表演相得益彰,如尚长荣演出的曹操、魏征、于成龙,晋剧演员谢涛演出的傅山等,在舞台上呈现出许多栩栩如生的历史人物形象。

京剧《徐九经升官记》是改革开放后较早创作演出的一部作品,根据传统单口相声《姚家井》改编,首开京剧文丑当主角,唱、念并重的先河,大段的唱腔和诙谐、幽默的人物性格成为其突出特点。越剧《五女拜寿》以父亲的宦海生涯为背景,通过父母与五个女儿之间亲疏远近的描写,给人以道德、人伦、情与义等多方面的教诲,风格清新、结构紧凑、庄中有谐,可以看到贯穿其中的创造精神及独特的审美表达方式。花鼓戏《喜脉案》讲述了玉叶公主未婚先孕,众太医入宫应诊,巧言其风邪入内 ,太医胡植出于正义之心,毅然面帝直言,后帮助公主出逃,自己却问斩法场,在真情的感动下,全剧以喜剧收场,这是一出具有很好观赏性的作品,在遵循花鼓戏艺术特点的同时,大胆地对音乐进行改革,赋予作品鲜明的时代精神,达到了传统艺术与现代艺术的有机融合。楚剧《狱卒平冤》创作于20世纪80年代初,围绕寒门书生杀人冤案的判决,揭示了官府的昏庸、狡诈,表现了狱卒不怕风险、舍身救人、伸张正义的无畏精神,作品多有精彩之处,为此后的传统戏改编树立了范本。梨园戏《节妇吟》描写封建社会妇女的辛酸命运和悲惨人生,以此提炼出对于整个中国妇女命运的认识。高甲戏《凤冠梦》 《玉珠串》皆为讽刺喜剧,前者讽刺与歌颂交替展开,获得了生动的喜剧效果;后者围绕中心道具玉珠串的失而复得展开,使各色人物的行为、心态在一系列喜剧情节中得到展露。梨园戏《董生与李氏》展现了人物勇敢的爱情意识、生命意识和对封建主义的反叛意识。豫剧《七品芝麻官》以喜剧的形式塑造了七品芝麻官唐成的正直不阿、不畏权势、敢同恶势力作斗争的形象。还有根据明传奇《焚香记》改编的蒲剧《青丝恨》 ,根据明朝周朝俊同名传奇改编的豫剧《红梅记》等,皆体现了传统戏情节曲折、人物命运跌宕、具有较强的趣味性和审美价值的特点,这些作品娴熟地驾驭和运用传统戏曲艺术的形式技巧,是历史题材戏曲创作的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

现代戏:表现生活的真善美

2001年,昆曲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后,在政府有关政策和资金的扶持下,呈现出令人欣喜的发展局面。新世纪以来,一大批经过加工改编的传统经典名剧上演,如《牡丹亭》 《玉簪记》 《白兔记》 《钗钏记》 《琵琶记》 《张协状元》 《宦门子弟错立身》 《小孙屠》 《长生殿》 《绿牡丹》 《西厢记》 《紫钗记》 《荆钗记》 《比目鱼》 《风筝误》 《 1699桃花扇》 《红泥关》 《西园记》 《怜香伴》 《关汉卿》 《续琵琶》等。一批优秀新创剧目上演,如《公孙子都》 《班超》 《少年游》 《红楼梦》 《景阳钟》 《贵妃东渡》 《汤显祖与四梦》《司马相如》 《十面埋伏》 《椅子》等。

文化具有民族性和时代性,因此每一种文化都必须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创新,即推陈出新。整理改编传统戏是直接进行推陈出新的创造,新编历史剧包括古代故事剧与传统的艺术样式切近,但时代感更强,同样是重要的推陈出新;而最能直接体现新的时代精神的是现代戏。现代戏在思想上、艺术上都不能脱离传统,但又必须反映出新的生活面貌,因此必须克服表现形式和技术手段上的许多矛盾。

少数民族剧种和题材的创作以民族化、地域化、风格化、多样化的表现内容和艺术手法丰富了历史剧创作。注重对本民族传统戏剧的继承是少数民族历史题材创作的一大亮点。如八大藏戏《智美更登》 《苏吉尼玛》 《诺桑法王》 《卓娃桑姆》《朗萨雯蚌》 《文成公主》 《顿月顿珠》 《白玛文巴》 ,在一个个佛经故事演绎中,使观众领会佛教的神圣和虔诚,得到艺术的享受和精神的愉悦。此外,傣剧《南西拉》 、壮剧《和睦皈朝》 、侗戏《吴勉》 《丁郎龙女》 、藏剧《汤东杰布》 、白剧《白洁圣妃》 《苍山会盟》 《望夫云》 、蒙古剧《满都海斯琴》 《别力古台》 ,根据蒙古族民歌、长调民歌、蒙古族民俗创作的《黑缎子坎肩》 《乌日苏勒图》 《巴图查干情缘》 《阿拉腾鸿达嘎》等一批新创剧目涌现。这些剧目采用各自民族的语言、音乐和表现形式,以鲜明生动的艺术形式讲述了本民族的历史和生活,情节新颖,具有浓郁的异域风情。

戏曲表现现代生活一直为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所重视。在延安时期就对创作现代戏进行了尝试。1951年政务院《关于戏曲改革工作的指示》提出:“地方戏尤其是民间小戏,形式较简单活泼,容易反映现代生活,并且也容易为群众接受,应特别加以重视。”1952年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即有评剧《小女婿》、沪剧《罗汉钱》、淮剧《王贵与李香香》等8个现代戏演出,并获得了奖励,增强了人们创作现代戏的信心。1958年“大跃进”,大家以高昂的热情创作现代戏,因为求快求多,许多作品艺术质量不高,但有生活积累并在艺术上有较高追求的剧作家和艺术家也能够在较短的时间里创作出受到群众欢迎的优秀作品,如豫剧《朝阳沟》、评剧《金沙江畔》、京剧《白毛女》、锡剧《红色的种子》、沪剧《芦荡火种》等。1964年举行的京剧现代戏观摩演出大会进一步推进了现代戏创作,会后对其中一些作品继续加工提高,显示出现代戏也可能具有较高的艺术质量。但“文革”期间,“样板戏”独霸舞台,把传统戏、历史戏及“样板戏”之外的现代戏都赶下,则给戏曲和整个民族文化造成巨大灾难,严重破坏了戏曲生态环境。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