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张未望诊艺术批评的,艺术批评是一门生意吗

来源:未知作者:必赢戏剧 日期:2019/12/27 13:28 浏览:

必赢 1

  艺术批评是艺术界的主要斗争方法之一,其远大于客观性的主观性充分体现了批评家本人独具魅力的个性。在遵循科学性与艺术性统一的基础上,越是具有鲜明态度和独立观点的艺术批评,越是具有批评的价值和可读性。然而,如果批评家从心底里觉得一张烂画很好,那该怎么办?且听张未的解读。

艺术批评是一门生意吗?在当下的语境中,恐怕很多人都会断然否定。因为批评家要有道德操守嘛。不过,生意人就没有道德操守了吗?无商不奸这四个字在事实上和理论上其实都不成立。所以,这个问题并不那么简单。

  如果批评家从心底里觉得一张烂画很好,那该怎么办?

作为艺术评论家的个体选择,当然可以拒绝把自己的知识、思想或手艺成为一门生意。但如果从整个行业而言,在艺术产业化的背景下,艺术批评事实上无法摆脱成为艺术这笔大生意中一环的命运。这也是市场经济条件下资本进入艺术领域的必然结局。

  当前对艺术批评的批评是个十分有趣的现象。一群人看似吵成一团,但核心观点却是相同的由于艺术市场风起云涌,于是艺术批评家的独立性无法自持云云。无论批评家坐台说,还是市场苟合说,抑或独立人格说,总之离不开对艺术批评家的个人道德评价。似乎批评家就应该免费写作、安贫乐道艺术界就忽然获得了某种正义。

豪瑟沃斯伦敦空间

  这种论述由来已久。当年对那个安贫乐道的海瑞是否是个好官的争论,不仅展开了人们对君子与伪君子的热议,还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而影响深远的政治运动;对史可法这种昏庸而正直的南明救主,至今的历史价值还处在争论之中总之,有人不要钱,有人不要命,起码道德是高尚的。作为以道德立本的中国人,自然会对这种革命志士报以盈眶的热泪,也自然会认为他们的知识水平高出别人一筹。而以道德情操论为指导的西方社会,也常脱离不了钱权交易的指责。

最近,豪瑟沃斯画廊宣布成立豪瑟沃斯研究院就是一个例子。这并非首创也不是孤例,更不局限于美术。比如,2016年7月万达院线收购时光网全部运营实体100%股权。而时光网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影评及评分。这里面的意味再清楚不过。比起成立一个研究院,直接买下影评网站更简单粗暴地吐露了资本的心声。再如,2016年5月合一影业、百度糯米影业等联合发布振翅2016啄影影评人大赛启动计划,签约50名影评人,定期约稿、支付稿费,还会提供主办方出品的电影探班、提前观影等机会。这些资本进入艺术批评领域的实例都指向本文的标题:艺术批评是一门生意吗?而三则消息本身其实已提供了答案。

  所以,如果一个批评家真诚的认为一幅烂画是世之精品,并且无偿的到处宣传,那该怎么办?

当艺术批评面对不得不和资本周旋的现实,当然必须时刻记着资本是应该受到监管和制约的。不过,即便资本真是恶魔,道德高调也不是驱魔的符咒,像鸵鸟一样把头埋进沙子里更毫无用处,因为资本完全可以连同沙子一并买走,只要有利可图。对此,在应然层面,可以持否定态度,也可以长久地争论下去;在实然层面,却不能掩耳盗铃。也就是说,既要争论艺术批评应不应成为一门生意,更应讨论怎么做好这笔生意。我想,至少有三点值得注意。

  这并不是一个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似乎批评家的权威来自于批评的水平,而批评的水平又决定了批评家所以为批评家。我们能从历史上观察到一些十分简单的事实,八十年代的许多批评家,并不因为他们的批评而成为批评家,恰恰是因为他们是重要媒体的编辑而获得权力,进而用批评文章来为自己巩固地位。这些批评家今天或许都已经被人忘记了,但却证明了批评家的权威并不一定来自于批评本身。

第一,捍卫生意的规矩。

  今天的问题也是这样。艺术批评家常常并不需要懂艺术就可以写出来,学术权力、政治权力与经济权力也都能够反过来认定艺术批评文章的权威性。有知名度的废话总好过无人问津的箴言,圣人出现总要先有神迹,历史的证明也大抵如此。

必赢,艺术研究与批评当然应有超越利益的高远追求,但首先应恪守职业的底线。有人认为,艺术批评变成了生意,肯定是假话成风。这话未必对。从历史上看,说假话成风的年代恰是没什么生意可做的时候。耻于言利的大旗遮蔽之下,暗箱操作往往反而容易。人人争相做生意的国度,倒可真实地表达自己。

  因此,艺术的标准并不来自于艺术批评家的道德水平。今天艺术标准所出现的问题,在十八世纪出版业开始发达之前也依旧存在,只是那时并没有人将矛头指向批评家们。而更加当代的问题在于,难道每个人都拥有批评的权力之后,批评彻底民主化之后,撰写批评文章的人就会在一夜之间忽然明白了艺术的标准吗? 我们只要略微看看豆瓣与时光网的影评就知道民主的批评到底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