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戏剧评论的评论,十一艺节

来源:未知作者:必赢戏剧 日期:2019/12/27 13:47 浏览:

图片 1

图片 2

曾几何时,戏剧评论十分冷清寥落,和其他各艺术生产部门相比不受重视不受待见,评论队伍人才流失,难以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开起会来满屋白发,多是老一辈评论家,新生代评论人才人很少,杀将出来更是异常艰难,人员老化队伍青黄不接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戏剧生态不好,领导抓创作期待以剧目显政绩,剧团生存艰难搞个戏千辛万苦殊是不易,都期待演出后评论界多说好话,评论又与评奖相关,评论界赞誉肯定,对剧目获奖大有帮助,对剧团以后的生存发展也大有益处,这更使戏剧评论陷入两难之地,倘戏问题很多,研讨会发言和写文章便左右为难,到底是说真话实话,还是说违心话都成了严峻的问题。是坚守评论者的良心,坚守艺术审美标准,捍卫评论的尊严,还是放弃底线,更成了戏剧评论要直面的问题。 此外,搞评论稿费奇低,阵地也少,戏剧评论者的生存也同样艰难,社会上的各种不良风气也漫入戏剧评论这个角落,金钱,权力,利益都对评论者构成了诱惑,压力和冲击这些都使得戏剧评论界陷入重重困境。

配图

十一艺节期间的文华奖评选是文艺评奖改革后的首次评奖,从200余个奖项瘦身至总共20个奖项文华大奖10个、文华表演奖10个,含金量大大提升。

有位理论家认为,九十年代以来,中国的戏剧文学由于种种原因出现大滑坡,剧作家出现了群体性的大溃败,那么戏剧评论界更是未能幸免,这个领域发出的思想者的声音越来越弱,八十年代发起过戏剧观大讨论的戏剧理论评论界已失去了当年的活力和激情,所剩不多的评论者还在坚守,但基本上各自为战,阵容凌乱,战力大减。

乐黛云先生曾以和实生物,同则不继为标题,为《远近丛书》作序,乐先生说:所谓和实生物,同则不继,就是说,只有参差不齐,各不相同的东西,才能取长补短,产生新的事物,而完全相同的东西聚在一起,则只能永远停留于原有的状态,不可能继续发展。因此,孔子一贯强调必须尊重不同,他说: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有智慧的人总是最善于使不同的因素和谐相处,最大限度地发挥其各自的特点,使之成为可以互相促进的有益的资源,这就是和。

在压缩评奖的同时,十一艺节加强评论的审美价值引领作用。通过评论使更多观众了解这些剧目,并走进剧场观看,起到导赏、导览作用;通过专业评论进一步打磨、提高剧目创作水平,不断提高质量,由高原向高峰攀登,成为留得下、传得开的艺术精品。

眼下,戏剧评论出现了升温回暖的迹象,个中原因很多,一是政府方面压缩评奖份额,倡导开展对剧目的评论,以评代奖。这使得评论的地位较以前更为重要了,很多戏剧赛事、展演,戏剧节,艺术节都采取一戏一评,数戏一评的方法,二是戏剧评论界自身也较以前更活跃了些。北京上海等多地举办青年戏剧评论班,培养了一些新生代青年剧评人,这些青年新锐思想活跃,组织戏剧艺术论坛和各种主题的研讨会,以及剧本、剧目研讨会,一些省市还搞起了青评团队,吸收本地的评论人才参加,持续开展戏剧评论,评戏,也论戏剧发展中带有倾向性的话题,每当地有戏演出,一结束便会出现若干评论文章,迅速散发于微信,公共号上,新的媒介起到了很好的传播作用,三是来自民间的评论,网络搭建了对戏剧发声的平台,观众会以他们的方式表达对戏的看法,应该也视为戏剧评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其中也有一些专业人士,发表了较为专业的感受,虽然篇幅长短不一,却也可以让创作者听到来自不同方向的声音,四是媒体记者的评论,很多报刊杂志,包括网络上记者们热衷戏剧,发声很多,有宣传介绍类的,有采访报导类的,也有评论类的,一些很具专业素质的、长年看戏眼光不凡的媒体记者会写出颇有质量的评论文章,五是一些重要演出,特别是国外来华的剧目往往会有观后谈,邀请专家与观众,导演,主创团队和主要演员一起论戏说戏,这一方面提升了该戏的热度,一方面也推动评论界发声,观众热议,一部外国戏演出后,评论便会蜂涌而至,各种解读各种评议,势如一片汪洋,当然,还有传统的各种报刊的媒介上的专家评戏,

和实生物,同则不继语出《国语郑语》太史史伯对郑桓公的谈话中:公曰:周其弊乎?对曰:殆于必弊者也。《泰誓》曰:民之所欲,天必从之。今王弃高明昭显,而好谗慝暗昧;恶角犀丰盈,而近顽童穷固。去和而取同。夫和实生物,同则不继。以他平他谓之和,故能丰长而物归之;若以同裨同,尽乃弃矣。声一无听,物一无文,味一无果,物一不讲。

中国艺术节第一次增加了评论环节,特别好。把所有戏剧创作团体和戏剧人的目光从评奖转向了评论、回归创作本体,这对我们戏曲创作太重要了。《中国戏剧》主编赓续华说。

以上种种都显示了戏剧评论进入了一个活跃期。这是件让人高兴的事。也是让人看到某种希望的事。没有戏剧评论,只有戏剧创作和剧目生产,戏剧的发展是不健康的,也是残缺的。

史伯虽然是在谈论政治,认为周幽王不懂得取和而去同的道理,周朝离衰败不远了。但他的谈话却同时包含着哲学、美学、艺术学的宝贵思想。古今就和与同的言说探讨很多,甚至可以说已形成一整套中华和文化或中和中庸文化。我们知道和是不回避矛盾,在有矛盾,有不同意见的前提下的高级人化的处理人我、物我关系的谐的处理方式和态度。同是掩盖矛盾的、虚伪的、一味谋个人、小集团功利的、或得过且过的小人的玩世方法和态度。这里借这个思想,谈谈当下戏剧评论的问题,特别是省市一级戏剧评论的生态问题。

演员爱演、观众爱看才是好戏

对于戏剧评论,有些创作者持不在乎,不关心,乃至不屑一顾的态度,我作为编剧,倒是蛮关注戏剧评论, 总渴望从那里获得滋养,引发新的思考。评论,对我是一面不可或缺的镜子,它可以照见我,让我发现作品的不足,看到问题所在,也能帮助我梳理自已的创作,改进提高。这就如同人是不可能不照镜子一样。

一、戏剧创作的非自然状态的普遍,是戏剧评论同的缘由

什么叫好戏?得文华大奖肯定是好戏,但更重要的是常演不衰。如果一出戏演了几十年还在演,这个戏肯定有存在的理由和成功的地方。京剧《四郎探母》、话剧《雷雨》,创作这样的镇院之戏是我们的目标,也是我们可以给这个时代留下的作品。赓续华说,此次参加文华奖评奖的豫剧《焦裕禄》、淮剧《小镇》、湘剧《月亮粑粑》等,在不断打磨中走向完美。舞台艺术和电影不一样,评论是其重要一环,回答评论者提出的问题,作品才能不断提升。

公允的说,时下的戏剧评论确有好评论家,好评论文章。

什么是戏剧创作的自然状态?简单点说,就是戏剧家在自己生活的时代中,对于现实、人生的发现和思考过程中,捕捉到了自认为确实有传播价值的人事与其中凝聚的独特的精神、情感与思想,而以艺术生命的责任感不得不发的真诚的创作。除此之外的戏剧创作都应属于非自然状态。

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原所长王安奎认为:评论家应该总结创作者的成功经验,以便更快提高现在的整体创作水平,为攀登艺术高峰打好基础。期待作品能追求更深的文化内涵,同时更重视艺术本体,包括故事性、传奇性、人物形象塑造的典型性等。

好文章读之,好的发言听罢,眼前一亮,心中膺服,如饮甘霖,这类评论确有慧眼慧心,也有较高的视角,较开阔的视野和深厚的学术修为,包括史学,美学及人生的积淀,可惜这样的评论家很少,这样的评论也很少。

为什么说我们当下戏剧创作的非自然状态比较普遍呢?这与我们文艺体制原来实行的是计划经济体制,一切由国家包下来,是有关系的。作为综合艺术,正规的戏剧创作生产,单纯由个人、民间戏剧团体制作的作品少之又少。大都由国家演出院团出资排演的。在此轮文化体制改革之前,国内剧团的财政来源大都是来自政府的差额拨款,工资、制作剧目的资金,剧团自己解决得了的不多。戏剧的制作生产在投入、管理上自主性自然受到影响与约束。戏剧作为艺术的宣教功能自然放大,一些地方政府指令性,引导性地让戏剧创作生产围绕地方的好人好事,文化特色资源等进行开掘、拼贴、捏造进而投入生产,这显然是不符和艺术规律的。从一些省的艺术节、戏剧展演创作剧目我们很容易进行相关题材的归类。

戏剧界越来越意识到戏剧的本体有多么重要,越来越深信戏曲本身的价值、传统的价值,这种文化自信是文化自觉的前提。思想深度、人文关怀和本体追求是我这些年在戏剧创作中尤其是在本届中国艺术节中最深切的体会。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戏曲学院教授傅谨说。

虽然戏剧评论出现了升温回暖的态势,但对当下的戏剧评论,我还无法感到满足。

同质化题材的重复生产也非常普遍,甚至某些地方故事换着形式一顿乱搞,谈不上推陈出新。比如一个刘海砍樵的简单、浅俗的神话故事,已有经典的花鼓戏,但是地方认为这是一张文化名片,投资巨万重复建设制作,将之变为魔幻音乐剧并把院唯一剧场改为专演剧场,新版《刘海砍樵》还融入了许多流行时尚元素,如唱摇滚的弥勒佛,跳踢踏舞的蛤蟆精,变魔术、扭着爵士舞的狐狸精等,媒体一顿鼓噪,看不见一篇切中要害的评论。最后观众以拒绝消费对投资与艺术创作生产进行了切实的评价。而与此同时另一个地级市旅游景点,又搞了个投资亿万的刘海砍樵的商业实景演出剧,并获得2012年艺术节大奖。

作品深入生活、深刻体验赢得观众

现在的戏剧评论总体上的感觉是,热闹,但不乐观:喧嚣,但缺少深度和高度。倾向性的问题有:

笔者极少看到针对本省创作剧目的批评性的戏剧评论的来稿。戏剧评论已经成为制作投入戏剧创作生产部门,进行宣传营销推广的广告手段。浮泛的叫好声一片,都是制作方组织的文字。为什么独立的评论者缺席呢?专业圈子里就那些人,都请做了吹鼓手。泛娱乐与泛宣教的作品,观众中要诞生较深入全面的非专业评论者很难,他们对此没有兴趣,因为这种同质化、类型化、表面化作品对评论者的内心激荡不够,何来付诸文字讨论的热情?

把脉十一艺节,专家看到了很多可喜的变化。从本届中国艺术节来看,帝王将相戏少了,描写人民群众的戏多了,说明艺术工作者深刻认识到人民是创作发展的真正动力,更多地从民生角度来关注思考社会问题,开拓艺术视野。山东省文化厅原副厅长陈鹏说。

一,经常一边倒,一个戏出来,或集体叫好,或一片骂声,赞誉者好话说尽,猛喷者狠话说绝,相当之情绪化,简单化,观众和民间评戏情绪化可以理解,难做更高要求,专业评论人士也情绪化,简单化,把自已等同普遍观众,以情绪化、简单化的状态进行评论,便是缺少学术理性的表现,缺少理性是评论人的大忌。

在戏剧学院学习的时候,经常看到戏剧学院的老师经常参加一些新剧目的讨论会,看到在书刊报纸上登出的老师们的评论谈话,奇怪他们的言说往往与课堂上、论文中、专著里表现的审美品格、理论素养、人文情操不对称甚或抵逆。难道学生都能看出的硬伤,老师看不出了吗?后问一位亲近老师,师曰:我畅所欲言,无遮无拦,以后谁会叫我去?我在圈子内怎么呆?得罪了人就会失去人脉、断却资源专业圈中的人,几个又不是这种心态?

可以明显感受到,艺术工作者在深切体验老百姓的疾苦,感受老百姓的喜怒哀乐,关心他们的生存状态,不断从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伟大实践中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中挖掘艺术宝藏,努力为人民创作有底蕴、有品质、接地气、聚人气的精神食粮。陈鹏说。本届中国艺术节有很多这样的作品,比如,秦腔《狗儿爷涅槃》对历史的思考和概括不是说教,是通过鲜活人物形象表现出来的,观众能看到这个农民身上的泥和汗,这样的人物真实可信,艺术作品达到这样的境界很难得。剧作家沈虹光说。

二,整体上看比较浅,不少评论很轻很浅,我称之为浅评论,轻评论,深度不够,含金量不足,份量不足,有的还不靠譜,这是缺少深厚学养和扎实理论根基及审美眼光不行的表现。

还记得当时某外请上《音乐欣赏》的老师,谈到看了觉得不怎么好的演出,编创人员又问观感时,告诉我们怎么回话,你只要说不错,不错,有想法,有想法!这样既没亵渎自己,又让别人舒服。自然这样说的时候还要配合一定的面部表情,应该是显得真诚吧。如果我们的艺术教育包含着要教会我们的学生不做安徒生童话《皇帝的新装》里的那个冒冒失失,懵懂无知孩子,避免喊出他什么都没穿这样叫皇帝寒颤让自己危险的话。不能不说是一个时代艺术教育的悲哀。戏剧鉴赏与戏剧评论正处于这样的悲哀中。至少针对省市一级的状态是这样的。

在深入体验、深入认识、深入挖掘基础上,现在艺术作品减少了个人的情绪宣泄、怪诞猎奇,追求与人民同心、与时代同步、与中华文化同根的艺术精品创作。按照艺术规律创作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作品,这也是艺术体现人民性的重要方面。我总结为四点:展开想象讲故事、捕捉灵感树形象、凝聚情感提温度、形式创新求完美。陈鹏说。

三,评论者的方法很传统很陈旧很老套,评判标准有时还很混乱,而且评论者的行文和发言套路化严重,有点评论八股,专业评论赞扬的文章居多,文章的套路基本一样,可称之为是另一种同质化。

2011年《戏剧文学》第10期首篇位置给了穆海亮,一个八零后博士的文章《戏剧创作的困顿与知识分子的精神困境》。文中点评了当今的一些名作的缺失后说,其实,对于当下戏剧创作的诸多问题,批评界不是未能发现,而是大多故意视而不见,或熟视无睹,或顾左右而言他,敢于直言批判者越来越少。即使偶尔有批判之声出现,也大多是精神外围的小打小敲。雷蒙阿隆认为知识分子的批判有三个层次,技术批判、道德批判、意识形态和历史批判。如今的批判大多停留在第一个层次,先在总体上做出过度褒扬,高唱赞歌之后再无关痛痒地提些技术性的纰漏。

现代戏唱主角,地方戏很亮眼

如:说若干优点,少许描一描问题和不足,持怀疑和批评之处则绕了很多弯。有些文章还形成了更严重的套路,不知是不是时间不够急就章写出来的,反正从头至尾几乎就是把剧情再说一遍,于讲剧情之中把人物浅浅的分析一下,把思想主题及作品现实意义浅浅地阐释一番,有的还很省事地直接引用节目单和编导的话,或引用几位有名专家的话来解读戏的主旨,艺术特色当然也要总结几句,而且很多文章基本上都是以谈剧作为主体,二度呈现如何很少谈,至多谈谈导演处理和舞台面目。更为专业的演员表演如何,舞美灯光服装音乐等谈得少之又少,如谈也不能深入,浅浅地描上几句。有的研讨会上的发言也出现了八股味道,对哪个戏都是一套相同或相近的语言,只是换了剧名,换了剧情而已。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