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话剧,激发思辨

来源:未知作者:必赢戏剧 日期:2019/12/27 14:06 浏览: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12月4日至9日,原创话剧《特赦》在国家话剧院剧场进行首轮演出。该剧根据民国真实事件改编,讲述了1935年11月13日,天津发生的举世震惊的枪击案:一名叫施剑翘的女子将杀父仇人、直系军阀孙传芳射杀于居士林佛堂,随后散发传单宣布自首。围绕此案,辩控双方在法庭上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审理过程反转不断,社会舆论与大众同情在其中也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让这场围绕情与法之争的杀人案最终以国家特赦的方式结案。

话剧《特赦》剧照 王昊宸 摄

国家话剧院原创话剧《特赦》将于12月4日至9日在国话剧场进行首轮演出。该剧将民国时期“施剑翘枪杀孙传芳”一案搬上舞台,通过一场场高潮迭起的庭审戏,引领观众不断追问和思索着义与理、情与法的两难命题。图为排练现场。 刘关关 摄

话剧《特赦》舞台分为上下两层,双层舞台交叉呈现寺刹、监狱、灵堂、法庭、庙堂、戏台,抒情与叙事互现。是情理还是法理?是复仇还是宽恕?是爱恨还是情仇?侠女施剑翘替父报仇,佛堂刺杀孙传芳,是该杀人偿命,还是孝义可嘉、情有可原、情可悯恕?

《特赦》一剧原名《审判》 ,是编剧徐瑛酝酿十年创作的一部力作。在这期间徐瑛几欲提笔又放下,原本是准备为电影写一个剧本,后来变成了话剧。正如徐瑛认为,“一部作品选择什么样的艺术形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编剧要吃透题材本身。 ” 2016年,受社会上影响甚大的“于欢辱母案”的激发,在对与错、是与非、情与理的激辩中,徐瑛仅用5天时间就将这酝酿许久也思考许久的剧本和盘端出。社会舆论在公众心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面对质疑,法律又该如何做出审判?徐瑛用无数次的“假设”和“如果”发问静止的历史。

北京11月13日电 国家话剧院原创话剧《特赦》将民国时期“施剑翘枪杀孙传芳”一案搬上舞台,通过一场场高潮迭起的庭审戏,引领观众不断追问和思索着义与理、情与法的两难命题。该剧将于12月4日至9日在国家话剧院剧场进行首轮演出。

戏剧文本以施剑翘刺杀开场、佛堂自我审判收尾,开得恰当、收得有力。情节层层推进,从施从滨未经审判被杀,到施剑翘法外实施报仇被审判,再到施剑翘最终的自我审判,戏剧矛盾紧紧围绕情与法的激烈冲突展开,剧本线索清晰、立意明确。

12月4日,是国家第五个宪法日,由国家话剧院出品、演出的原创话剧《特赦》在国家话剧院剧场首演。该剧自开票起便受到观众追捧,未演先热,剧院便在原定6场演出的基础上又临时加演5场,让这场历经三次庭审、高潮迭起的“民国法庭大戏”持续火热上演至12月16日。舞台上关于公平正义和司法独立的呼唤就像是对这个时代发出的呐喊。

该剧根据民国真实事件改编。1935年,天津发生了举世震惊的枪击案,一名叫施剑翘的女子将杀父仇人孙传芳射杀于居士林佛堂,随后散发传单宣布自首。围绕施剑翘杀人一案,辩控双方在法庭上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审理过程反转不断高潮迭起,社会舆论与大众同情在其中也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让这场围绕情与法之争的杀人案最终以国家特赦的方式结案。

戏剧场景在激烈的法庭辩论、丰富的戏中戏和施剑翘的亲情、爱情中不断切换,当茶馆一场的广播中传来特赦令时,剧情达到高潮的瞬间,全剧解扣。律师们展开了关乎职业道德和人生信仰的讨论,此后孙家少爷的转变终结了冤冤相报的宿命,升华了剧情。至此,剧作的意义不是仅仅展现庭辩过程,舆情与法律的对抗中法成为全剧的核心,从而引发关乎人性和尊严的拷问,穿透情与法、义与理的争辩,直击对人性的审判、对世俗伦理的救赎,激发观众内心的思辨。

“‘特赦’是我们要的结果吗?”

图片 4国家话剧院原创话剧《特赦》将于12月4日至9日在国话剧场进行首轮演出。该剧将民国时期“施剑翘枪杀孙传芳”一案搬上舞台,通过一场场高潮迭起的庭审戏,引领观众不断追问和思索着义与理、情与法的两难命题。图为该剧新闻发布会现场。 刘关关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