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核枣肉和枣皮,十八载寻亲见坚贞

来源:未知作者:必赢戏剧 日期:2019/12/23 19:25 浏览: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配图 自网络

蒲剧电影《枣儿谣》拍摄现场

配图

在首届山西艺术节上,蒲剧《枣儿谣》为各地观众奉上了一首韵味悠长、感人肺腑的摇篮曲,堪称艺术节当之无愧的神曲。但是,看过此剧的人后会有同样的感受:《枣儿谣》不单是一首歌谣、一场戏剧,更是一部教科书。本文就此观点,阐述一二。

由山西电影制片厂出品的蒲剧电影《枣儿谣》,改编自斩获了第十五届山西省杏花奖的蒲剧作品《枣儿谣》。电影讲述了清朝康熙年间,山西稷山县农民吴伯宗,为寻回被拐卖的两个胞弟,徒步寻遍17省历时18年,终将流落于东北漠黑岭为苦役的二弟吴伯祧,和被京城高府好心收留且授艺成医的三弟吴伯乐找到,并最终与妻儿团聚的传奇故事。

王艺华并不是第一次演现代戏,但蒲剧《枣儿谣》是最成功的一部。《枣儿谣》主人公吴伯宗为寻幼年被人贩子拐卖丢失的两个小兄弟,步行3万里、途经17省,历经了18年。这是一个兄弟情深的感人故事。在一个特定的历史环境里,人贩子拐卖孩子的现象屡有发生,它直接面对一个让人深恶痛绝的话题。但却着重以一个孝亲爱弟的兄长为主角来展现,所以说是一部弘扬孝道和亲情的剧目。

一、枣核坚而不破

好的故事总是有万钧之力,能够穿越时空直抵人心。虽然《枣儿谣》的故事发生在清朝,但从电影的精神内涵来看,该片仍然能够观照现实,呼应着当下仍时有发生的拐卖事件。我们能够从黄三骗钱、伯宗流落、风雪出逃等诸多细节里,看到寻亲之路的漫长与艰苦,感受到手足、骨肉等亲情的深厚,从而也对当下的失孤群体多一分理解与善意,对拐卖现象多一些关注与警惕。

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孝道亲情的家文化是中华传统美德。家是社会的基本细胞,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家风好,就能家道兴盛、和顺美满。因此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坚持忠厚传家久,诗书济世长,弘扬传统美德。

听闻《枣儿谣》的剧本已经是数易其稿,如今看来,本剧之所以得到专家和观众们的交口称赞,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本剧的叙事核心清晰鲜明、无懈可击。

影片序幕中,病危的母亲将幼年伯宗与尚为婴孩的伯乐以及丈夫留下的3颗木枣托付给老大伯宗后撒手人寰。5年后两兄弟不慎被拐,大哥吴伯宗心急如焚,一句我怎能失信娘愿,找不回两兄弟我誓不回还唱罢,便踏上寻弟之路。山川广袤,吴伯宗穿行于山林之中步履不停。奔波在外难免遇上恶劣天气,吴伯宗顶着暴风雨一往无前,渴了,便掬一捧浑浊的河水;饿了,仅吃一瓣干瘪的面饼。18年,伯宗从黑发走成了白头,从朗朗少年走成了白胡老朽。这一系列镜头展示,加之配乐厚重的美声重唱,寻弟寻弟寻弟寻弟,走晋走陕走冀走甘。拉锯拉锯拉锯拉锯,累天累月累季累年。不计饥饱冷暖,只问弟在哪边,使人更感吴伯宗寻弟之心切及过程之艰辛。

《枣儿谣》编剧高吉林、安兰以枣儿为信物贯穿全剧始终。讲述了主人公吴伯宗谨记母亲临终嘱托,为了寻找被拐兄弟,抛家舍亲,跋山涉水,历尽艰险,一波三折,凭着信物和童谣找到了两个兄弟,却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此举感动了大清康熙皇帝,钦封吴伯宗为大清义民,并赐其金字御匾兄弟孔怀。

首先,本剧的故事以寻找为话题,回答了我们关于故事的各种追问,也就是通常所谓一个故事必备的起因、发展和结果。比如说:为何找因为母亲的临终遗言和弟弟遭人拐卖的现实;找什么找失散多年的弟弟;如何找踏遍中国十七省、不辞辛劳十八年;找到没两个弟弟均寻回。在主人公寻弟的使命中,剧本将每个因素都交代得很清楚,这就启示我们在剧本创作的时候,要紧抓自己的叙事核心,明确自己要说什么,不能跑偏,只有这样才能带给观众一个清楚明了的故事。

此时镜头一转,作为长嫂的枣香本就因兄弟走失而自责不已,加之伯宗心急之下的责怪数落与邻居们的指指点点,便有了自尽之念。站在汾河岸边,一曲兄弟若真被拐卖,枣香我今生罪萦怀。与其活着背孽债,倒不如投河一死做自裁道尽自己的无奈与心酸。山崖下汾河水静静地流淌,枣香心中却升起万丈波涛。枣香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眼中含泪面露悲伤。那万千纠葛之中,既有对兄弟的愧疚与悔恨,又有对腹中孩儿的怜爱与不舍。最后,传承吴家血脉、守护家园等待归人的责任感让枣香放下轻生之念,并给腹中孩儿取名归来,寓意丈夫兄弟早日还乡。

《枣儿谣》里的谣有两层意思。一是以童谣红枣枣,甜枣枣,甜甜的枣儿哄宝宝。宝宝吃了甜枣枣,香香甜甜睡觉觉为纽带,把母子情、兄弟情、夫妻情、父子情连在了一起,贯穿全剧始终。二是暗喻了以王艺华为代表,蒲剧独特的地方戏曲艺术风格。蒲剧是山西四大梆子之一。王艺华出生于梨园世家,从小受环境的熏陶。12岁学艺到16岁登台演出,他博采众长,广泛汲取众蒲剧名家的艺术精髓。阎逢春的高亢苍劲、张庆魁的儒雅悠扬、王天明的清亮婉转,他都认真研究,融会贯通。在继承优秀传统的同时,摸索出了适合自己发展的路子,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艺术风格。40多年来,成功塑造了50多个不同的艺术形象。在排演《枣儿谣》之前,王艺华曾五六次带领主要演员赴稷山县采风,同吴伯宗的后人进行深入交流,实地切身感受那段历史场景。剧中吴伯宗的塑造,突破了以往所演的人物,融入了更多新的理念和唱法,运用其独特的声腔和表演,展现了扎实的靠台功和丰富的演出实践经验,成功地塑造了一个为人子、为人兄、为人夫、为人父,大义凛然、不惧艰险,有血有肉有温度的人物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