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懂的,能否成为从艺学戏常态

来源:未知作者:必赢戏剧 日期:2019/12/23 19:19 浏览: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资料图

资料图

史依弘在京昆传奇《铁冠图》中演出《刺虎》一折。严天妤摄

3月30日,中国戏曲学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将于4月中旬在北京举办2016年全国京昆剧目传承展演,旨在保护京昆艺术这一民族瑰宝。届时,由昆曲名家蔡正仁、京剧演员凌珂等人主演的《铁冠图》将率先登场,随后还将上演《弹词》、《游园惊梦》、《麒麟阁》、《思凡》、《搜山打车》、《寄子》等剧目。

我曾祖父梅巧玲在杨三喜的福盛堂开蒙学的就是昆旦,父亲梅兰芳更是善演昆曲剧目,陈德霖、乔慧兰、陈嘉梁、李寿山等都曾教过他昆曲戏。 3月20日,在由中国戏曲学院主办的2016年全国京昆剧目传承展演新闻发布会上,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葆玖回忆起了父亲梅兰芳当年学习昆曲的经历。

最近有两场京剧演员唱昆曲的演出引发业界关注。史依弘前晚在上海大剧院上演的京昆传奇《铁冠图》中,挑战昆曲经典折子《刺虎》;10月 6日,王珮瑜将在京剧《击鼓骂曹》后,接演一段昆曲《骂曹》。

京昆是指京剧班中正式接受昆曲技法训练后,由京剧演员演唱的昆曲剧目。这些剧目经过润色,逐渐形成了独特的演唱风格,其既不同于南方仙霓社传字辈的南昆,也有别于北方的高阳昆。

据介绍,京昆不是京剧与昆曲的并称,而是指京剧班中正式接受昆曲训练技法后,由京剧演员演唱的昆曲剧目,这些剧目经过润色,逐渐形成独特的演唱风格,这种风格既不同于南方仙霓社传字辈的南昆,也有别于北方的高阳昆。十九世纪,当京剧艺术还处于孕育期时,京剧艺术的第一个里程碑人物程长庚便与昆曲结下了不解之缘。在几百种戏曲剧种中,昆曲是唯一摆脱地方戏色彩,被上流社会认可、珍视,并在全国广为流传的剧种。程长庚关注于昆曲的优美唱腔、音韵理论,以及其所展露出来的精神、气质、情怀和风神、格调。程长庚煞费苦心地打造了四箴堂科班,系统地、科学地培养了一批年轻学员。程长庚此举影响极其广泛,甚至波及楚系、京派均学、演昆曲,南方昆曲教师纷纷北上传播昆曲。三级韵、身段论等经典表演理论在北方四箴堂科班的学员陈德霖、钱金福、陆杏林、李寿山等身上得以延续,也包括在程长庚三庆班演戏的谭鑫培、何桂山等,而陈德霖、钱金福又将京昆艺术传给杨小楼、梅兰芳、余叔岩。

京剧演员唱昆曲,在流行语境里或许算“跨界”,可对于梨园行来说,京昆不分家,学昆曲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昆曲丰厚的表演美学体系,成为滋养艺术家和剧种的宝藏;对两种艺术的深入研究和融会贯通,更成为早年间大师名角的必经之路。

中国戏曲学院院长巴图表示,京昆曾是京剧前辈让京剧演员集中学习的基本功和必修课,举办京昆剧目传承展演是要重拾京昆传统,让百戏之祖的特殊之美为我所用,使之向其他剧种辐射和发展。在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葆玖看来,昆曲比京剧的表演更规范,其字头字音字尾、板式及整个舞台调度都有板有眼非常讲究,不打好昆曲基础,手眼身法步就不容易做到位。因此,对于京剧演员来说,昆曲是必修课。

我十岁学戏,父亲给我请的老师都是有昆腔底子的,比如我的开蒙老师王幼卿,他虽然不怎么唱昆曲戏,但身段、眼神均有一套系统的功法,这套功法是当年大老板程长庚从南方请来的昆曲老师传下来的。我的武功老师陶玉芝,是杨小楼先生班里的名武旦,善演昆腔戏。后来,父亲请来朱传茗老师专门教授我昆曲戏从何处入手教,学哪几出。每次拍曲只要父亲得闲,必亲自到场监督,你将来若想唱好京剧,必须先学好昆曲 。 在梅葆玖的记忆中,父亲对人用必须二字的情况很少有,足见其分量之重。对于梅葆玖来说,有个特别的条件就是可以和父亲同台,在《游园惊梦》中,父亲演杜丽娘,我演小春香,一边演一边看父亲的身段,看他的眼神,他一带我感觉就出来了 。

然而目前的戏曲基础教学中,尽管各剧种对昆曲唱腔身段有所涉及,但还停留在较浅的层面。有业内人士表示,要对昆曲表演有深入的理解进而融会贯通、为我所用,需要有一定的舞台实践积累和艺术领悟力后,演员自我探索和追求。希望“京昆两门抱”不只是舞台的惊鸿一瞥,不只是名角儿演艺精进之路的自觉追求,更能成为整个梨园界从艺学戏的常态。

学习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京班的艺术家们还对原有的昆曲戏进行了大胆的、大刀阔斧的改革:陈德霖毅然放弃了《刺虎》中的碎尸表演,复原了费贞娥柔弱女子的形象;谭鑫培也将《宁武关》的跌扑动作全部删除,重在传情;杨小楼《麒麟阁》将五场边均使双锏,改为枪和马鞭,使舞姿更有的放矢;王凤卿减去了《弹词》的抖髯哆嗦,还宫廷乐师李龟年以儒雅面貌等,不胜枚举。这才形成了有别于南昆与北方的高阳昆风格的京昆一系。京班的艺术家又以此为基础,丰富到了皮黄的表演艺术中,京剧便应运而生。

京剧名角儿学昆曲,把冷门戏、老版本重现于舞台

在漫长的学演过程中,父亲对旧有的昆曲也是做过些改革的,对于昆曲的改革父亲是很慎重的、下了大功夫的。 梅葆玖说,我父亲一生演过的昆曲剧目有三十几出,其中比较出名的有《游园惊梦》 《刺虎》 《思凡》 《金山寺》 《风筝误》等。他在演唱的字音上,完全没有京剧演员唱昆曲敞口儿的毛病,字韵上巧妙借鉴了《中原音韵》与《顾曲麈谈》 。吴梅先生、曹心泉先生都充分肯定过我父亲的改革。

听说史依弘要效法梅兰芳,演出昆曲折子《刺虎》,“昆大班”老艺术家华文漪特地写信勉励:“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在她看来,梅兰芳演绎的《刺虎》自此有了继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