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故宫讲钟表,每周两个小时讲解

来源:未知作者:收藏拍卖 日期:2019/12/27 13:08 浏览:

图片 1少于最低服务时长资格将取消  观众认可是坚持最大动力

春节将至,除了到紫禁城感受过大年的喜庆气氛,故宫博物院再为观众献上一份文化大礼。改陈后的钟表馆、珍宝馆令人叹为观止,现代的展陈方式和幽雅的灯光布景令珍贵文物更显璀璨夺目。

图片 2 67岁的高斌侠上周六向游客讲解故宫的珍贵钟表。

  很多故宫志愿者都有这样一个共识,对于知识的考核,可以通过学习来解决。但时间上的考核,却需要极大的努力才能完成。每周两个小时的讲解,看似并不算难,但长年累月坚持下来却并不简单。故宫2004年招募的200多名志愿者,如今还有40多位仍在坚守。十几年下来,大家感觉不仅收获到了大量知识,更有无尽的快乐,而观众的认可就是最好的回报。

故宫钟表馆自20世纪30年代设立,先后以永和宫、奉先殿、保和殿东庑作为馆址。2004年9月底,钟表馆再次迁至奉先殿。经过十余年的展出,钟表馆展示设备日渐陈旧。根据故宫博物院展览计划调整,奉先殿钟表馆拟改为奉先殿原状陈列,奉先门南侧的南群房区域改设为新钟表馆。1月17日起,新钟表馆布展完成,向公众开放。

  来源:北京日报 实习记者 王广燕

  最短时间 讲述精彩故事

新钟表馆目前陈列故宫博物院藏精品钟表82件,其中中国钟表21件,外国钟表61件。82件钟表中,有20件为首次展出。新的展室面积和展品数量虽比奉先殿有所减少,但是原钟表馆里的精品和代表作品在新钟表馆里得到了尽可能地保留。着名的铜镀金写字人钟、铜镀金象拉战车表等“明星”钟表仍然在陈。

  原标题:我在故宫讲钟表,讲到讲不动为止

  故宫钟表馆里有100多件钟表,每一位在此讲解的志愿者老师都会从中挑选一些文物,在讲解时着重向观众介绍。志愿者韩阳表示,因为时间比较有限,全部讲解下来肯定不行,大家都会挑几件重点展品给观众介绍,然后剩下一点时间观众可以提问。

故宫博物院副院长任万平介绍,奉先殿陈列展览撤出后,将进行古建筑维护和原状陈列展览设计,待工作完成后向公众开放。另外,即将在延禧宫区域建设的“外国文物馆”,也将展示一些院藏精品钟表。

  嘀嗒、嘀嗒,老高抬起左手看了一下他的黑色老式钢表,表盘显示为下午1:20。经过故宫西华门时,日头透过古柳映出斑驳的光,老高的后背已被汗水微微沁湿。

  韩阳每次必讲的一件展品就是兽耳八卦铜壶滴漏,它在一进馆的地方,器型较大,观众也很容易被吸引过去。另外,铜壶滴漏又比较独特,其他机械钟表基本都有指针,而滴漏是一种最古老的计时方式。“每次我都会介绍,这件文物虽然制作于1799年,距离现在只有区区200多年,但它的计时方式却是所有展品中最古老的。”韩阳说,这话一说,很多观众就被吸引住了。接下来再给观众介绍铜壶滴漏的工作原理,观众也会津津有味地听下去。

珍宝馆位于紫禁城东部宁寿宫区域,自1958年开馆以来,已成为故宫博物院最重要的常设展览之一。珍宝馆曾经进行过多次大规模修整、改陈,此次改陈分为两期,一期改陈为皇极殿东庑南、北展厅,已于2016年9月30日正式对公众开放。二期改陈为皇极殿西庑南、北展厅,将于春节前正式对公众开放。

  老高名叫高斌侠,今年67岁,是首钢的退休工程师。于他而言,这是一个平常的周六下午。自2004年底成为故宫博物院钟表馆志愿讲解员之后,十二年间他就像一座精密的钟表仪器,几乎每周六有条不紊地行走在前往钟表馆的路上。

  在珍宝馆做讲解服务的孙楚格,会有意把自己喜爱的文物与观众一起分享。“我非常喜欢一件白玉透金碗,小巧精致,上面还有乾隆皇帝的题诗,有点小清新的感觉。讲解时我就会把它重点向观众做一番介绍。”

本次开放的皇极殿西庑南展厅面积约220平方米,主题为像生盆景类文物。像生盆景又称宝石盆景,使用金银、珠宝、玉石、珊瑚、象牙等珍贵材料制景,配以金银、珐琅、玉石、漆木等制作的盆,色彩绚丽,寓意吉祥,是清代宫廷内年节庆典时不可或缺的陈设。这类文物此前从未做过集中的长期展示,本次改陈填补了这一展览空白。皇极殿西庑北展厅面积约340平方米,主题为玉及彩石类文物。和田玉、翡翠、玛瑙、水晶、青金石、绿松石、孔雀石等材质,别具匠心、精雕细琢的传世珍宝将让观众大饱眼福。

  “高老师您来了!新工作证可以领了。”在志愿者办公室,已相识十多年的志愿者管理老师与老高热情地寒暄,也提醒他换上第三个胸牌。换下字迹已经模糊的旧工作牌,老高把水杯装满,戴上那顶写着“故宫博物院”、已有六七年历史的遮阳帽,向钟表馆走去。

  讲解难点 让文物活起来

  下午1:40

  回忆过去几年的讲解经历,在钟表馆服务的韩阳说,最难的一点就是把那些尘封不动的文物讲活了。

  讲解一分钟,幕后十年功

  虽然自己也在不断学习,但韩阳有时还是会被观众的提问“考住”。比如钟表馆里有一件“铜镀金转花自鸣过枝雀笼钟”。韩阳介绍,这件钟表外表像一个鸟笼,表盘在鸟笼下面。鸟笼里面悬有两根横杆,杆上站着一只小鸟。这只表启动后,小鸟可以左右转身,展翅摆尾,在两条横杆上往返跳跃,同时发出抑扬不同的鸣叫声。一次韩阳讲到这里,有观众就问,这只小鸟是如何在笼子里凌空跳跃的呢?韩阳当时没能给出确定的答案。

  从志愿者办公室到位于奉先殿内的钟表馆需要大约走十分钟,而实际上老高有意将手表调快了一点,这让他总能赶在1:40讲解开始前几分钟从容到达。在离钟表馆不远的路上,一个坐着轮椅的小伙儿吃力地手摇轮椅,面露窘色。老高自然地推起他行走,小伙儿最初难为情地摆手,后来满怀感激地在老高的帮助下进入钟表馆。

  “因为现在展出的钟表都是不能动的,小鸟究竟靠什么原理跳跃起来的,还真说不准。我在网上搜寻视频也没有找到。”韩阳说,为此他专门询问了几位专家,得到的答案也不统一,有的说是靠磁石的吸引力,有的说是依靠机械原理,但至今没有定论。

  讲解准时开始。“许多人可能觉得西方用枪炮打开了中国的大门,实际上更有趣的一种视角是,西方用自鸣钟敲开了中国的大门。”站在一座由外国传教士进献的机械钟前,老高从利玛窦如何用钟表赢得万历皇帝的青睐说起。游客越聚越多,却出奇地安静专注。老高就像循循善诱的老教师,让一双双困惑好奇的眼睛变得心领神会。在讲到钟和表的区分时,老高有意先向大家提问,一位游客回答“大的是钟,小的是表”,老高微笑补充道以机芯大小作为区分标准,不少游客恍然大悟地点头。

  志愿者们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就是观众对讲解的认可,是自己坚持下来的巨大动力。

  在这背后,是老高十余年来的积淀。从事志愿服务以来,只要遇到最新的关于钟表的书籍,他都会如获至宝地买下,前后已经投入了两万多元。书买得多了,老高对于不同书籍的学术水平和真实性也有所拣选。一次,他以三百多元淘到香港一家出版社出版的钟表画册,其中有许多珍贵钟表的精确尺寸数据,这令他颇为开心。

  志愿者韩阳表示,每一次讲解结束后,观众都会报以热烈的掌声。这让自己备感兴奋,好像得到了巨大的回报。“还记得最初讲解的时候,钟表馆里还没有志愿者讲解的标识牌,需要自己去招呼观众来听讲解。那时还遭受过观众的误解,怀疑会不会是骗子?但讲解开始之后,就会有越来越多的观众围拢上来听了,觉得特别有成就感。”

  老高告诉记者,“老重复一个稿子,就跟白开水一样没有滋味了,加入新内容大家听着感兴趣,我讲得也有兴趣。”在读书中,他不知不觉写下十余万字的笔记,也把讲解稿改了九版,使之在增删中变得更有吸引力。老高的讲解既有丰富的历史细节,又不乏引导和互动,在他有限的讲解时间背后,听众的追问也能够一一得到回答,让不少游客感叹他知识广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