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藏友,教授白领长江边捡

来源:未知作者:收藏拍卖 日期:2019/12/27 13:28 浏览:

  “石之美者为玉。”浩如星河的长江石中夹杂着和黄龙玉品相、质地接近的高品质石料。由此,有人提出了“长江玉”的概念。目前,大重庆片区及四川的泸州、宜宾等地,大大小小的“长江玉”加工坊已达20家。很多人靠捡石头,年收入三四十万元以上。

14年前,他开始收藏石头,从此成痴 1000多块石头组成的床,他一睡8年 有人出20万收购家中奇石,被他拒绝 李圈圈用电筒照射一枚他儿子发现的石头。 重庆石友超万人 “全国玩石头最发达的地区,在北京、上海和广州等地,但重庆,在石友圈子里,却占有不可动摇的一席之地。”对于重庆的石头玩家,重庆观赏石协会会长陈勇说,应该超过万人。 据陈勇介绍,重庆的奇石资源丰富,尤其是长江石,被誉为重庆的文化石,每年,也都会有来自韩国、日本等国家的石商前来重庆采集奇石。 硬邦邦的石头,它能够让人多疯狂,这套“石屋”的主人———重庆的石痴李圈圈的故事或许能告诉你答案。 相关新闻 生活在石头堆里 不可取 李圈圈的家在一楼,由于常年堆砌石头,房间的空气里总充满了潮湿的味道,多年来,他和儿子有个习惯,随时将大门、铁窗开着透气。常年生活在石头堆里,是否会影响健康? 西南医院急诊科主任任晓宝教授表示,在居家本身就潮湿的环境里,堆满石头,会让住家环境变得更加潮湿,不利于人体健康。同时,因为人体在晚上处于睡眠状态时,关节和肌肉都出于放松状态,睡在石床上,有可能会使凉气入体,造成关节方面的疾病。 李圈圈的床是用卵石砌的,里面堆的都是他的宝贝石头。本组图/重庆晨报记者黄宇实习生高振波摄 渝中区新德村221号的一套两居室,推开它的大门,60平米的屋子,活脱脱的一个石头的疯狂世界,上百吨大小、颜色和体态各异的石头在此聚集。主卧里,衣柜里堆满石头,最大的一件家具:“主人床”,也是由1000多块石头组合而成,而这张两米石床,它的主人已睡了8年。 扔掉家具睡石床8年 李圈圈今年54岁,扎着另类的马尾头,收藏石头,是从14年前开始。在新德村221号,爱石头的李圈圈在这小有名气,原因,就因为他有个“疯狂”的家。 昨日上午,李圈圈推开家门,进入所有人视线的,是满满一屋子的石头,在普通家庭各尽其用的衣柜、鞋柜和书桌,到了这里,功能就只有一个:堆石头。 这套房子里面堆满了数以吨计的石头,仅空出一条巷道,让它的主人日常通行。在这个疯狂的石头世界里,最令人醒目的,是“主卧”内的一张床,它由上千块圆石堆砌而成,长、宽各两米,再铺上一块毯子后,主人李圈圈便在这张石床上睡了8年多。 李圈圈说,儿子李囿延,今年24岁,跟他一样,也是石痴。 另一个房间,就是儿子李囿延的卧室,风格与父亲的卧室一样:疯狂的石头世界。近10平米的房间,几乎被层层叠叠的石头堆成了石墙,仅留下一条狭窄的通道。李囿延呢,每天会通过这里,翻到阳台,然后躺在石堆上,这算是他的“床”。 百吨石头藏屋内 每晚都睡在石头上,好受么?邻居们难以理解,也会常常这样问,但李圈圈很淡定。他说,“石头上躺习惯了,翻个身就像做按摩,所以干脆扔了木床。” 在这个家里,跟着木床一样被扫地出门的家具还有很多,包括沙发、圆桌…它们最终都败给了石头,“没办法,我家的石头越堆越多,就干脆丢了家具,给石头腾地儿。” 一屋子的石头,李圈圈保守估计了个数:至少100吨。它们大多来自长江沿线地区,14年来,被李圈圈一袋一袋地背回家,有些个头太大的,还得雇几个棒棒,帮忙抬着“回家”。 2003年,李圈圈搬了次家,“刚开始听说家里家具、电器不多,对方要价300。”结果搬家公司的人来屋里一看,顿时傻了眼,最终,要价翻了三倍,七八个小伙子,足足搬了一整天,才算搞定。 石头交易的大买家 推开一堆石头,腾出一块能坐的地,李圈圈聊起了他和石头的故事。 “第一次捡石头,是在1998年,当时要在码头上建朝天门广场。”李圈圈说,在朝天门附近住了40年,对码头的感情很深,开建动工时,他和一群老朝天门人就去捡了几块石头,打算拿回家做纪念。 没想到几块水纹图案的石头,却让他动了心,“石头还可以这样漂亮?”李圈圈说,后来他去了趟书店,翻查了大量记载石文化的书籍,自此便一发不可收拾。 那会儿,李圈圈在百货公司上班,工资不低,爱上石头后,吃穿行的标准纷纷降低档次。在当年的鲁祖庙花市,买卖石头的人极少,李圈圈就算是当时的大买家之一,知道李圈圈的偏好是水墨石,还有人专门为他去捡石头。 李圈圈说,其实他的本名叫李强,但因为酷爱“圈圈石”,时间久了,大伙儿都管他叫李圈圈。 8年前3000元买石头 2000年,李圈圈下岗了,此后,前往各地搜集石头,就成了他的主要“工作”。盯准一块能出好石头的地段后,他带几瓶水,一袋面包,能去那找上几个月。每捡到一袋喜欢的石头,他便往返背回家一次,江津、长寿,主城区的滨江区域,是李圈圈和石友们长期出没的地区。 “什么石头算好?你得看它的质地、纹路和石面图案,但最最重要的,还得你自己喜欢。”李圈圈说。 下岗后,李圈圈将自己的一套房租了出去,每个季度收入1000元,日子明显拮据起来。但对于喜欢的石头,他还是难以罢手。 2004年,一个石友给他打来电话,称家里有‘好货’。李圈圈去只看了不到10分钟,最终以3000元的价格将这块巴掌大小的石头带走,他说,石面上,一块类似于古代仕女的图样,非常精致。 20万他都不卖的石头 在李圈圈家里,也有一块他自己寻回的镇石之宝,曾有人开出超过20万的价格收购,但李圈圈直接拒绝了买家。 晨报记者看到,这块石头呈浅棕色,长约50厘米,首尾两头翘起,形似木船,它被“供”在了一块价值不菲的乌木上,摆在屋内最显眼的地方。 “那是2006年,在伏牛溪被发现。”李圈圈说,当时发现这块外形奇异的石头后,连忙收藏了起来。这块石头出尽风头,它还坐上了飞机,被送到昆明去参加奇石展,外地的石友慕名而来。 拒绝了天价收购,李圈圈说,“对于我来说,喜欢的石头,都是非卖品。” 因为这爱好,李圈圈也时常“很受伤”,腿部膝盖、背部和手臂,随处可见旧伤口,对他这样的石痴来说,捡石头,也算是个危险的活儿。 有时,成千上万吨的石头堆积成一座座山,要想寻到心仪的石头,就得在石山上爬上爬下。“有几次,我从石山上滚下来,还有几次被工程车碾压的石头飞出来砸中了头……” 由于不用手机,对石痴李圈圈,很多人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 大家说,他痴迷石头,不在家耍石,就在去捡石的路上;与妻子离异,很多亲人因为他痴迷石头而离开,但他与石为伴,过得很滋润……

  1月2日,新年第二天,位于长江边的重庆江津区德感镇古家沱段,江风在摄氏12度的室外温度下,吹在脸上仍然感觉寒冷。江津港码头外的长江滩上,不规则地耸立着多个卵石堆。尽管因为乱石资源枯竭,古家沱已经被禁采,但每天仍有石友前来,在江水一样无法计数的卵石中,寻找一块中意的美石。

  “石之美者为玉。”浩如星河的长江石中夹杂着和黄龙玉品相、质地接近的高品质石料。人称“石痴”的重庆人李强率先提出“长江玉”的概念,引发珠宝玉石界关注,争论多年无休止。而目前,大重庆片区及四川的泸州、宜宾等地,大大小小的“长江玉”加工坊已达20家。很多人靠捡石头,年收入三四十万元以上。一位加工坊老板也告诉记者,“业务接不完”。

  长江玉究竟算不算玉?长江玉有何价值?成都商报记者走访长江沿岸重庆、江津、泸州、宜宾、巴南甚至长江支流涪江畔的潼南等地,试图揭开长江玉的“神秘面纱”。

图片 1李强在强光灯下,认真检视长江玉(图片来源:成都商报客户端)

  

  [寻“玉”者]

  一个包、两瓶水、三五个馒头

  教授、白领长江滩上捡石头

  1月2日,2018年元旦第二天,位于长江边的重庆江津区德感镇古家沱段,来自重庆和江津本地的两组共三个捡石人,在德感镇草坝村一个巨大的卵石山上转悠,成为这个凋敝的江滩上难得一见的身影。捡石人有男有女,但装备基本相同:胶雨靴、厚实的帆布包,手里拧着可以喷水的塑料瓶子,躬着身子仔细检视脚下的卵石块,偶尔会喷水将石块洗净观察,然后挪步离开,继续寻找。

  很久没下雨了,大小形态不一的卵石上,浆满了从河床被刨挖出来时糊上的泥土,即使近至眼前,也根本看不出石头的面貌,更别说颜色花纹。但这种无法辨别的艰难,并不能阻止石友们从四面八方涌到长江边。

  浩浩荡荡的长江,在古家沱折了一个弯,形成一个面积达数平方公里的河滩,德感火车站铁路线外江滩上,是一望无垠的卵石海洋。这块河滩自2011年被重庆石友发现以来,成为石友寻找长江石的“主战场”。

  古家沱的美石,集长江石之大成,有具有美学价值的卵石,都集中到了古家沱:形体石、画面石、水墨石,还有引发中国珠宝玉石界巨大争议的“长江玉”。2016年之前,每天都有上百来自重庆市区的捡石人,清晨六点乘坐重庆至内江的火车,八点在德感车站下车,然后在古家沱广袤的江滩上,悄无声息地翻捡一整天石头。

  一个包、两瓶水(一瓶喝,一瓶淋石头)、三五个馒头,是捡石人一天的标准装备。这些人中,有年届七旬的老人,也有二十来岁的青年。甚至有位来自上海的长江石爱好者,瞒着家人、坐飞机来到重庆,在古家沱捡了几天石头。他们中既有大学教授,也有企业职工,还有身家千万的职业玩家。

  在重庆石友眼里,古家沱是长江玉的标杆,而“长江玉”则是长江石之集大成者。

  [“玉”鼻祖]

  十余年捡石堆满整个家

  石中极品命名“长江玉”

  “你要调查长江玉,就绕不开一个痴情于石的人物——‘圈圈’。”在成都商报记者多日的走访调查中,几乎所有玩石的人都如此告诉记者。在长江主支流各大城市数以万计的玩石者中,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李强是谁;但提及“圈圈”,则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白沙、江津、巴南、江北及渝中,都有玩石人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圈圈”是长江玉的“灵魂人物”。

  “圈圈”本名李强,今年刚刚60岁。他是土生土长的重庆人,在朝天门长江边住了40年,后来搬家。搬家前李强跑到江边,捡了一块像乌龟样的长江石,准备留做纪念。石头拿回家,李强放在沙发上细看,越看越觉得有意思。从此,李强开始十几年在江边捡石头的生涯。即使在婚姻和石头之间,他也选择了石头。

  重庆渝中区新德村一幢老旧的居民楼底楼,“圈圈”和30岁的儿子李囿延相依为命。60余平方米的两居室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石头,以及从江边捡来的碳化木。李强和儿子的卧室,完全成了石头的堆场。李强家的厕所外面是另一幢楼,但在两楼之间,有个不足一米的空隙,李强把厕所窗户拆了,留下仅可容他进出的小洞。在屋外这个狭小空间里,李强建了自己的工作间,打磨石头的简单工具都摆在外面,李强经常钻出屋子,在逼仄的工作间打磨他的宝贝石头,常常一呆就是一天。李囿延幼年患病留下后遗症,现在的智力相当于10岁左右的孩子,他会煮好面条或者汤圆,端给父亲。

  2000年,李强在长江边捡到一块方形的石头,有光泽,摸起来很细腻,有玉的润感,他给这块方形的石头取了个名字:“长江玉”。李强说,从原始社会到今天,人类一刻也没有离开过石头。在李强眼中,玩石头是个寻根问祖的过程。自从捡到方形的“长江玉”后,李强开始有意识地捡相同类别的长江石。

  2006年起,在石友圈,李强率先提出“长江玉”的概念,随即引发关注。

  “《说文解字》对玉的定义是‘石之美者’;《辞海》对玉的定义则是‘湿润而有光泽的石头’。”李强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以他最初捡到的方形长江石为代表,类似的长江卵石都具备了古人对“玉”的定义和特征。李强1986年毕业于中央电大,学的会计专业。在老一代的捡石人中,李强文化水平较高,也读了很多书。

  2011年古家沱卵石滩发现后,李强如获至宝。“2012年的每一天都在古家沱渡过,甚至差点死在石滩上。”每天凌晨4点起床,带着儿子乘坐早上6点开往内江的火车,在德感火车站下车捡石,风雨无阻。

图片 2三枚长江石,中间的雕件有人出价100万(图片来源:成都商报客户端)

  [“玉”产业]

  雕一只手镯单价数千

  川渝本地加工坊已近20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