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书法文化的哲学思辨与艺术创作,言恭达书法艺术简论

来源:未知作者:www.56.net 日期:2019/12/23 19:23 浏览:

中国书法公益流动大讲堂

  言恭达先生是当代著名书法家,他的书法艺术具有强烈的个人面貌和独特的审美特征,在当代书坛产生了重大影响。其深厚的书法功力在特有的篆籀笔法、长锋羊毫、生宣和水墨的运用下,已逐步形成了一整套独特的书法艺术创作语言,在当代书坛戛然不群,超越同侪。下面将言恭达的书法艺术作简要的分析如下。

当代中国书法文化的哲学思辨与艺术创作 (提要)

  言恭达先生乃孔门言偃后裔,深厚的学养、人生的历练和诗书画印的全面浸染,造就了他宽博的襟怀和丰富的艺术思想。他的书法根植于甲金籀篆并贯穿于真楷隶行,更运之于大草之中。其书艺不管从风格面貌、气息境界还是笔墨功力等方面来看,在当今书坛都极具个性,表现出清、拙、厚、大的审美特征。言先生擅长多种书体,尤其以篆书、隶书和大草功力最深、艺术水平最高。

言恭达

  首先我们来研究言先生的篆书。

(一)、巡讲主旨

  篆书,一般可以分为甲骨文、大篆和小篆,这三种篆书言先生都很擅长功力最深,也是最早立足于书坛被大家所公认的书体,更是成就其书艺高度的基础,其一根线的书法艺术创作理念,也是建立在篆书这根线条之上。

  学习与落实习主席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传承与弘扬中华美学精神,提升正能量,倡导真善美,为健康、高雅、积极向上而多姿多彩的书法事业做出时代的贡献。

  环顾当今书坛,总体来说篆书艺术创作水平不高、成就不大,主要原因是对篆书认识的深度和广度不够。所谓深度,是指对篆书从本体上的认识深度还没有达到古代优秀篆书的水平。篆书作为最古老的书体,有着漫长的演变历史,对篆书基本形态的继承首先是深度而不是广度更不能片面追求形式上的新颖,是纵向历史的精神承传,而不是横向表面形制的变异。唯此,才能触摸到篆书的本质,根深才能叶茂。在篆书纵向深度把握之后,必须追求其广度。所谓的广度就是对甲骨文刀刻、金文铸造的法意表达以及小篆在石头上的凿刻所表现出的线质感。如何通过笔墨在宣纸上的转换以实现二度创作,既要保留原来载体的特质,又要创造性地和自然书写性结合起来,这才是篆书继承和创新的完整过程。完全模拟原载体的形制仅是浮面的简单模仿,而抛开其特质只重任笔为体,寻求奇趣的所谓书写,则缺少篆书的根基和厚度。当代篆书创作基本处于这两种状态,一种是完全按照碑上篆书的原来样式刻意的模仿,认为这样的篆书才能体现书写的功力深厚;要么就是不顾不同材料的篆书所表现出来的不同审美特质,只顾书写简单的重复。

  (二)、巡讲意义

  对照言恭达的篆书既有金石的凝重苍茫,帖的纯雅精微,又有简牍的天趣率真,在充沛中求灵透,于闲静里呈节奏,能触摸到篆书的最深处;在最广阔的视野上,对古代篆书文字艺术体系进行了全方位的整合与梳理,将龟甲、金文、石鼓、秦诏版、秦汉简牍、秦篆等有机融合,创造了他个人的风貌并具有强烈金石书法精神的视觉图式。尤其是他从八十年代末开始的以篆入草,以篆入隶的时代书法文化创造,将时代新的建构和笔墨精神赋予了篆书全新的生命,其审美特征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着眼基础性、本体性与长远性。以中华文化的传统哲学思辨解读当代书法艺术创作情势与定向,剖析与思考书艺创作的各类文化现象,明悉与引导当代书法艺术创作审美方向,瞻望历史经典,深化艺术本体,坚持创作规律,呼唤书坛人文关怀,恪守中华美学精神,注重时代文化创造。文以载道,以文化人,鼓励当代书法艺术工作者静心创作,潜心读书,以多出精品力作回报社会。

  一是涩。言先生书法最大的价值和意义是在线条上,也就是说他有高质量的篆书线条,支撑住他独具风格的书法高度,而这个高质量线条来源于他善用涩笔。涩笔的关键是中锋逆势涩行,有时甚至会将笔杆倒向左侧与行笔的方向相反,这样会和纸面产生更大的摩擦体现线性的张力。在万豪齐力的作用下,得到非常坚实而沉涩、虚灵而中和的篆书金石气以及高古充盈的线质。

  (三)、巡讲要点

  二是虚。时人书篆多在实处显示工夫,要知求实易而虚出难,更要明白实处的妙处皆因虚处而生,所谓计白当黑就是这个道理。言先生在篆书创作中特别善于造虚,不仅用涩笔写出变化、长短、粗细、浓淡等虚灵的线条,而且在篆书(特别是大篆)的结构中采用断笔虚接、连笔多变、并笔以及笔画之间随势取形、随类赋彩,又加上浓、淡、润、渴的用墨变化,善于渴墨的精彩技法产生了强烈的虚实对比,将有形的实和无形的虚相对照,令一个个实体的汉字连掇成丰富多姿的艺术形态,给欣赏者带来无限的想象空间。

  本次巡讲是中国书法家协会当下事业推进,作风改革的一项重大举措,是为广大会员一项实实在在的服务。巡讲不是单一为一次国展举办所谓“备战”的临场作品点评,它将克服短期行为,去功利化,要求与广大会员们互动,做到“三明”——

  三是动。篆书从表面上看是静态的书体,所以书者大多只看到平正、端庄、稳健等篆书静肃的一面,其实这只是篆书的表面。言先生的篆书能在静的外表下写出来动势,他的动势来自顺逆相合,疾涩有度的用笔法和依势多变的章法。尤其他将一波三折的线性成功地、有度地、开创性地移植到篆书领域。所以,欣赏他的篆书绝没有时下写篆者死板、塞实、单调的毛病,却呈现出一幅幅动静合一、多姿多彩具有生命的艺术画卷。

  一是,明确当前文化繁荣的大局,艺术发展的大势以及书法作者的社会责任与担当。

  四是意。写意性是中国书画艺术的基本精神。意的营造更得益于书法线性的时间特性。作为最抽象、最简约的书法艺术要表现出写意的境界是极难的,因为书法艺术可以调用的手段非常少,已经到了中国艺术的极限,而将外在静态的篆书写出写意的境界就难上加难了,因此当代篆书水平不高,更少见突破传统篆书的佳作。言先生不管是大篆还是小篆,包括汉篆的创作,都追求并体现出了雄、浑、苍、深的艺术意境与风采,遵循了老庄致虚极、守静笃的传统哲学思想;善于用涨墨、渴墨,发挥生宣、长锋羊毫等工具特性,最大程度上凸现篆书艺术的写意性,正大古雅又清远朴厚,这是非常难得的时代艺术创造。

  二是,明悉当今书坛艺术创作存在的问题以及文化现象的内质。

  以上是对言先生篆书的总体概述,下面对他的甲骨文、金文和小篆分别作简要的分析。

  三是,明了当代书法艺术创作理念、审美导向与发展趋势。

  甲骨文。近三十年来,随着书法热的兴起,甲骨文书法创作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和其他书体相比还相对薄弱,这主要由于甲骨文历史久远、识读字数有限以及研习的人数相对较少所致。然而,言先生的甲骨文书法在当代甲骨文创作中独树一帜,具有很强的个人风格和创新意义,达到了很高的艺术境界。总的来说,他的甲骨文创作遵循以意传神,意神互会的写意性创作理念,通过笔墨的变化竭力的去表现甲骨文书法在历史积淀下所蕴含的苍凉、神秘的远古感和人文性。如甲骨文七言联告往知来君子一言以为知,克己复礼其心三月不违仁。他一反当代甲骨文创作太实的弊病,重笔与虚笔结合写出刻意,然不拘泥甲骨文结字的规整,适度的进行结体的变化,正、斜、倚、侧,大、小互参,强化各空间结构分割的不平衡性,又突出书写中的刀刻意味,书写自然性加大,尤其强化虚笔,有时某些笔画在书写中轻轻掠过,充分体现一种虚灵天籁的效果,即便长款也以虚为主着墨不重。这种意神型的创作风格是追求一种老庄无为虚静哲学思想,在当下甲骨文书法艺术创作中展现出它的独特与高超。

  同时,鼓励会员们在书法艺术创作中做到“三重”——

  金文。言先生的金文大篆,取金文之雄古、凝重一路,数年来浸淫于西周的四大国宝《散氏盘》《大盂鼎》《毛公鼎》《虢季子白盘》铭文等。25年前言先生以草入篆的时代创变入手于散氏盘铭文的深度实践;十年前又结合楚简结字的变化,大胆的用墨增加其艺术的感染力,在逆涩用笔中体现出线条的丰富性和结构的恣肆美,完美体现了中华民族文化博大精深的精神风貌与气度。他创作的第七届全国书法篆刻展获全国奖作品和收录于《现代美术全集书法卷》中的五字联大篆表现的最为典型。散为周武佐,橐实夫子师。散字打破金文左右对称之常规,左高右低产生势能之动,但又互相牵映,用重墨、浓墨增加其凝重感,中间一点往上移于右下留白,形成对比。为字顺势而下,几处断笔,产生动态之势。周字四点无一点雷同,口子中心上移,制造一种不稳定性,与下面的字产生呼应。武、佐以涩行渴墨显虚灵之美;下联继续以渴墨书写橐和实,有意打破平衡和对称。下联的最后一个字师和上联的第一个字散形成浓、重、倚侧的对比,全联正欹相合、轻重得当,静中有动、虚实对应,局部冲突而整体和谐,呈现出大雅而高踔完美的艺术效果。细观于2005年创作的大篆楹联秋实春华学人所种,礼门义路君子之居。则借楚简形制入书,改变其在竹简上书写的用笔方法,变轻划为重涩,改浮尖外露为凝重内敛,体现出作者二度创作的创意与心路。

  一是,重个人修为和人文学养。(美学、史哲等)

  小篆。小篆这种字体和别的文字不同的是,其它字体是在使用中不断地演变、规范,约定俗成的达到相对定型,而小篆是秦建国后统一文字的结果。因此,由于以规范文字为唯一目的,因此小篆从字形上看具有非常稳定的对称性和装饰性,这些特性从文字的使用来看非常优越,而从艺术的创作来看要想达到相当的意味显得十分困难,因此,当代的小篆创作高手很少。一般都过于规范和平稳,只显示书写的功力而不见线条、结构和墨色的变化。但言先生的小篆非常有特色,他在师承沙曼翁老师的基础上,保留小篆规范和整齐基础上并有自己的创造,其代表作自作诗《善行天下赞》:无垠大爱胜三阳,化雨东风播梓乡。莫叹春归花委地,慈情应共海天长。从整体气息来看具有婉约、清新、典雅和高古的艺术特色,从具体的笔墨来分析,每个字起讫交代清晰强调篆引之本,涩笔逆行产生高质量的线条,墨色润渴的变化将苍浑的气息提升,具有浓郁的书卷气和金石味。

  二是,重传统经典学习与训练。(技法、文字学、诗文等)

  言恭达先生的篆书,取乡贤萧退闇结体之渊雅醇清,吴昌硕线条之凝重老辣,更得《毛公鼎》之线性,《散氏盘》之体势,《石鼓文》之气息,对甲金、篆籀线条、结构、章法有着深入把握。更为可贵的是,他能创造性的将甲骨的契刻、金文的浇铸以及小篆的碑版,运用软笔在生宣纸上通过己意的二度创作成功的表现出来,运笔的粗细、轻重、徐疾、逆涩、方圆等变化,墨色浓淡润渴再现不同载体的特质,呈现出一种天意盎然、神完气足的写意精神!创作出一种生命力极强的点画线条,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当代篆书书法艺术创新。这种创新既有远古篆书事神的神秘、悠远的深邃境界,又有现代艺术的时代特质,他没有割裂传统,将过去和现代在相当的深度上相衔接,这是真正中国艺术创新精神的本质特性,达到了极高的艺术高度。

  三是,重书法的时代文化创造。(技法、形式、审美风格、艺术精神)

  下面我们再来谈谈言先生的隶书。

  共同努力探索当代书法艺术创作的人文性、学术性与时代性的完美统一。

  隶书,肇始于秦隶,发展于西汉简牍,成熟、鼎盛于东汉隶书。言先生自七十年代起就对这三个时期的隶书有着全面、系统的临写和研究,并借助深厚的篆书功力,将篆书的用笔、结体、线条,以及金石之气引入到隶书的创作之中,使其隶书的内质发生了变化,形成了独特的隶书书法风格,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一、当代“书法热”中的冷思考

  一是单纯。书法可以说是中国艺术中最单纯、最简约的艺术形式,这和东方艺术精神所追求的终极价值息息相关,单纯与简约也是书法艺术本身追求的高境界。言先生以东汉隶书为根基,以篆入隶,在隶书的创作中减少用笔和结构的过度繁复与装饰,特别是避免了成熟隶书蚕头燕尾程式化的时俗气,在运笔中强化线条的灵动变化,增加其内涵和线条的丰富。

  任何艺术家都无权漠视祖先留下的中华文化,都应懂得只有赢得今天的文化创造才能对得起这个时代。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是今天文艺创作方向的导航仪。它解决了面对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文艺工作者该怎么办?是为人民而创作,还是为人民币而创作?“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总书记说要把为人民服务作为文艺工作者的天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文艺工作者的行为导向。艺术家不能放弃对国家天下、民族命运的责任,他的作品呼应着人民的忧乐,民族精神的凝聚,催发人们向往奋进的良知与情感。“作品是作家、艺术家的立身之本。”一个艺术家,只有做到一是以人民为中心进行创作,二是创作出时代经典的艺术精品,真心实意的做到对时代的感恩,对生活的感悟,对民生的感知,坚守纯净,耐得寂寞,守护文化灵魂,回归艺术心灵,才能真正出精品力作,才能做到:胸有大志,腹有诗书,肩有担当,术有专攻。

  二是整齐。东汉隶书成熟的重要标志是外在字形的固定和规范化,其整齐的艺术形态应该是汉隶创作的基础。秦隶、汉代简牍隶书由于书写和实用的缘故,将篆书的笔法、字法和章法都进行了解散并趋向于简约,彰显出率意、奔放、自由的艺术风格。这主要为书写的实用性服务的,但就艺术而言隶书的艺术性、规范性,只有到了东汉才真正完善的表达和定型,所以,隶归东汉这是不可动摇的艺术选择,它整齐、端庄、不刻板、不拘泥,在严整中求变化。

  中国书法家协会成立三十多年来,在引领当代书法事业、书法艺术创作、学术研究和社会艺术教育上做了大量的卓有成效的工作,促成了在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群众书法热潮。这是普及与发展当代书法艺术,对传统的继承与开拓,对艺术个性的强化与追求,对当代书风多样化发展的思考与探索,是“书法热”中最富有生气的内涵,反映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文化所承载的大众心理与审美理想,表达了当代书法主流文化所内蕴的美性与美质。

  三是高古。追求古意是书法艺术追求更高境界的要求,唐隶的失败就是古意的缺失。从文字学上来看,隶书属于今文字,但它保留了很多古意,而言先生不但保留了隶书遗留下来的诸多古意,而且还自觉的增加古意的元素,严格以汉碑(东汉隶书)和汉以前的秦篆、简牍。八分为取法对象,不以汉之后的文字入隶。因此,他的隶书不仅在结构上显现出在文字上的高古性,更得到篆书的笔意,强化了它丰厚的历史人文积淀和独特的金石气味。

  在经济高速发展,人们生活形态发生巨大变化的社会转型期,我们这个民族并没有提前或同期去架构文化理想,以至社会价值判断与行为导向异化为“时间就是金钱”的唯一标准,而文化价值与文化创造的终极指向降落为价格指数。三十多年的当代“书法热”无疑带来群众文化的繁荣,民族生活方式的传承,也带来了价值观念的多元,休闲情趣的寻求,以及“民粹文化”的膨胀……表现出某些书法民族文化立场的转移,传统艺术价值体系的颠覆和审美评判标准的缺失。

  四是苍浑。苍浑是汉碑最显著的美学特征之一,它和庙堂、摩崖、石壁共同构建了中华民族雄古、厚重的美学理想。言先生用逆、涩的笔法,全身心力到指间万豪齐力,创作出点画遒美,结构茂密,气势浑宏的隶书佳作。同时,他十分讲究墨法的运用,用活渴墨、涨墨与宿墨,在涩笔中以渴墨增加其虚灵,直显隶书气度之博大与气势之雄迈,气息之高古。

  因此,当代书法界最急需的是思想的滋润与审美的纯化,让书法回归心灵!需要书法文化社会身份的重塑与核心价值体系的构建,需要书法艺术现代人文精神的铸造。从而推动书法艺术当代经典的文化创造,以艺术的审美自觉唤起全民族对文化的觉醒,完成书法艺术家书法文化的时代担当!

  言先生隶书风格的形成,基于他自七十年代中期起对东汉碑刻《张迁碑》《礼器碑》《乙瑛碑》《曹全碑》《封龙山颂》《西峡颂》和《华山碑》等悉心研习与临习;八十年代初起对《湖北睡虎地秦简》《马王堆汉简牍》《流沙河简牍书》《西汉居延汉简》和《武威汉简》等隶书、简牍的不倦专研;八十年代中期对《好大王碑》《石门颂》的专攻,开始了以篆入隶的隶书艺术探索,并于九十年代成熟,在当今书坛隶书创作中树立了正大的形象。如十一字联都是主人且领略六朝烟雨,暂留过客莫辜负九曲风光。其艺术风格最为强力,有汉隶之宽博、简牍之率真,更有《好大王碑》稚拙之结体,将汉碑书写雅化,并大胆的用涨墨、宿墨、渴墨,不仅显示出墨色的变化,也再现了汉隶岁月流淌的痕迹和金石斑驳的时空感。如自作诗《两会感怀》借得春潮千翼竞,和风骀荡策纶商。中枢盛会纾民瘼,化作丹青入锦章。一派中正、至刚、古雅,高迈之气,雄迈平和、清朗浑朴。另谈到言先生的隶书,不能不谈他从八十年代中期开始创作并不断形成自己风貌的简书。如他九十年代创作的《老子语》六联书和去年创作的《自作诗论书》三联书,均是其代表作,其天真烂漫、自由灵动又古意盎然的气息深深打动了读者的心。

  不能否认,这些年来中国文化生态危机与人文精神的失落不同程度造成了一个功利欲望泛滥,非常世俗化的社会现象。一个为一博眼球甚至可以娱乐至死的年代,无论是极美、极丑或者超级自恋……都可以拿来炒作自己,不惜以最疯狂的形式替代艺术本体的理性思辨。仅仅为了满足虚荣的功利心。

  最后我们探讨一下言先生的大草书法艺术。

  当下书坛存在着种种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心态的浮躁、艺术的浮华、形式的浮夸、评论的浮浅、创作精神的平庸等等。在当下社会多元格局却又如此“同质化”、“单一性”的功利主义消费市场的弥漫中,文化的贫困,审美深度的缺失,传统文化命脉似连又断的危险时刻在逼近我们。

  就书法的真、草、隶、篆各种书体的实用和审美个性而言,没有高低好坏之分,也不可互相替代,但是它一定有技术上的难度和审美境界的高低。草书特别是大草一定是技术难度最大,审美境界最高的书体,因此,在中国的书史上有书圣和草圣之名而没有其它,恐怕也是这个缘故。

  不求是非,不知美丑,所谓“以新为美”,“以丑为美”,卑俗替代了“正大”,畸形扭曲了崇高,将低俗的数量看成质量,将无序的热度替代繁荣的高度,让娱乐至上升腾为文艺功能的主体,让感官刺激渐进为精神享受……鄙视创作规律,只以自我为中心,放弃丝毫的社会担当!炒作,包装,时尚的鼓噪,精神的平庸已反映出信仰生活的失落,情感生活的缩减,艺术生活得粗鄙……书法进入大众文艺的另一面出现了摆脱传统文化的精神高原需要审美静观与理性释义的重负,甚至回归到了游戏状态。君不见这种惊人的热闹已逐步走向惊人的庸俗,势必走向惊人的荒凉!

  言先生的大草有很多超越常人之处,如字法上不仅严格净化草法,而且在末笔为下笔之始的大草字法的基础上,创造性地使用字中断笔,笔断意连、笔断势续,既保留了大草点画连贯的最大特点,又增加了字与字之间的透气,增强了字法的多变性;体方而用圆,体圆而用方的方圆相间,使气息上下贯通,浑然一体。产生了节奏上的停顿和起伏,简约而超迈、势敛而意长。

  中国书法当下文化语境中最缺乏的是什么呢?就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发展将引导社会确立一种主导价值,这就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高扬科学理性和现代艺术精神。

  大草的难度在于简约和速度。因为大草已经走到中国书法甚至中国所有艺术的最简约的边缘,只剩下了一根线条和黑白两色,他没有了实用功能成为了一种艺术符号,它用线造型、构图、分割空间,用线高度抽绎了中国人的审美理想和艺术精神,所以,线条质量的高低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书法艺术水平的高下。如果我们从这一点出发来考量言恭达的大草就不难理解他大草的高妙之处,因为他的草书线条的质量是当代书家难以企及的。高质量的线条来自于他深厚的篆隶功底和独特的用笔方法,以及涩笔、渴墨、涨墨、宿墨,使线条的浓、淡、润、渴,在长锋羊毫和生宣纸的作用下,形成了圆健、凝练、沉涩,入木三分的立体感和生命感,表现出气息纯正、古雅,清逸,给人以纵横奇逸、张弛有度、大气充沛、风神外跃、卓荦高迈之审美感受。此外,他的大草还有一种特别的美就是金石气。这种金石气在篆隶书中容易理解,也容易做到,而在大草书中表现出金石气非常之难。金石气之美是中国书画的特殊之美,言先生书法最大的美学特征就是在书写性中表现出金石气之美,这是他贯穿于自己书法创作的篆籀之根所致。

  书法文化的核心价值有它本体审美价值和社会功能,它将是建立在中华民族精神与美德大厦上的现代化价值导向。弘扬时代主流文化,对国家发展承担历史责任,其根本要义是唤醒人的主体意识,以人的尊严这一具有普遍意义的价值层面,高扬科学理性,把握现代人文精神的深刻内涵。当代书坛需要一种基于价值传承与价值创新的文化自觉,需要文化的光照与引领。

  我们从今天的全国展览上往往会看到:当代书家的草书因篆隶的功力不深,又大多从楷行书草化而来,中锋用笔功力不强,更不擅于绞锋使转、逆势涩行等笔法,往往写在生宣纸上,线条则不能入透宣纸,而散铺在宣纸上,浮于表面。而好多青年作者的大草书写在熟宣上,渗化性差,线条平、扁、尖、薄,墨色又缺少丰富的变化,既不会出现饱满的、立体感的线条,更没有生命活力,所以无法保证线性与线质。此外,大多书家使用的是兼毫或硬毫,其蓄墨和柔软性较差,往往会出现僵硬、枯槁、漂浮的线条。因此,当代能写好大草者寥寥无几。

  中国历代优秀书法经典显示着中国人借以彰显的生存意义与底色的价值之源、文化道统,也是当今我们应加以珍惜、弘扬与创新的精神之魂、民族血脉。

  言先生还时常创作小草和章草。由于他对线条的高超把握,其小草和章草也达到了相当的高度。他的小草,虽字字独立但气息贯通、具有章草的古雅和质朴,特别是涩笔渴墨的使用,增添了几许苍茫的艺术感受;他的章草来源于西汉简牍帛书,变化丰富、高古浑朴。自由、奔放,以篆隶之功书之又不失凝重之质,没有当代人的草率和轻浮。此外,言先生也是一位具有相当高度的篆刻家,他的篆刻以汉印为根基,在明清流派印人的基础上,形成了厚重、大气的印风,给我们展示了言先生多才多艺的艺术才能。

  艺术最基本的意义在于非功利的超越性的价值追求,这是经典的真正含义所在。追求“不朽”而不妥协于市场的消费文化,不屈服于由金钱来显身的不平等的价值体系。

  言恭达先生的书法艺术既有深厚的传统笔墨功力又有强烈的个人艺术面貌;既承接着五千年来传统书法艺术的本体精髓又有自己的独特创造;他的笔墨语言给我们描绘了一幅既古老又现代,异彩纷呈的书法艺术画境,他以篆籀书法的这根线,再一次给我们展示出中国书法艺术写意精神的独特魅力!

  当今的时代,社会关注的重点已转移,社会精神空间的扩大,市场经济启动了消费性的通俗文化高潮的兴趣,全球化运作中社会文艺生活多元文化现象的并存……由此可见,清醒地认识当今社会精神生活的变化,尊重文化的多元性与理解文艺的多重角色,我们只能用选择来适应今天的变化与转型,既要宽容,更要选择;既要理解,更要在理解前提下的艺术批评!

  我国文化经典历来呼唤崇高,要求文艺走向德性化与人格化。艺术创作要扎根于现实生活的沃土,要直面这个经历磨难、生生不息的现实中国。要认真思考如何做好优秀传统文化的现代活化和优秀国际文化的本土活化,创造性地完成这双向的活化,并取得时代文化创造的成果。

  中国精神是社会主义文艺的灵魂,是当代文艺的传统根基和立身之本。当下要提倡正大气象,彰显信仰之美,崇高之美,努力维护书法环境风清气正。“低俗不是通俗,欲望不是希望,单纯感官娱乐不等于精神快乐”。一定要正本清源,敬畏传统,坚定操守,重艺德,讲品味,用文质兼美的精品力作,书写时代正气,弘扬中国精神。

  应该看到:伴随着中国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当代中国书法走进了展览时代,从传统书斋艺术进入社会化展示。在“全民书法”的热潮中,我们不能不认真反思诸多文化现象:

  ——形式至上

  “形式主义”的审美机制构建于猎奇新鲜的抽象表现所带来的感官刺激,以人为本,以文为重的书法内质降落为形式至上的技术游戏,扭曲传统书艺的本质属性,书法从重文化性直入形式化的误区。只求“纯美”,剥离“真、善”。制作式的技术崇拜致使片面追求形式“争奇斗艳、标新立异”,赢得评委与观众眼球刺激,失去了艺术对人们心灵的感动。聚焦于“个性风格”,忽视了人文情怀,改变了价值观念。必然成了“展厅的仆人”,“市场的奴隶”。

  ——“丑书”现象

  一种在当今书艺创作中凸现的时尚潜意识心理动机,藉此欲超越或改变传统经典的审美参照,玩弄概念,变态物象,狂怪离奇,无度张扬的“新解构主义”,其核心是违背了艺术创作的内质与秩理。

  ——时俗漫延

  展览的“好色”、“善拼”,一味讲究工艺制作精良,用材新颖奇异;甚至任笔乱涂抹,聚墨成新形;可视不可读,出奇用新招;只求装饰美,淡漠人文性;津津于“时尚”流行,落落乎“新潮”争艳……这些抢夺眼球,失去赏心的现象让我们看到:书法已远离了生活,远离了文化,远离了本真,仅满足于一己功利欲的膨胀,却牺牲了书法艺术追求的真正目标。

  ——批评失语

  不能否认,以上这些乱象,导致书法没有门槛,艺术失去标准。艺术评论与书法批评在市场失察,管理者失责中愈显人情化。“红包评论”导致了伪批评现象的泛化,而书法作品市场价格与艺术价值的错位正是市场文化的缺失与评判机制的漫画化、滑稽化。批评“失语”、“媚俗”与“变味”,驱使书法批评的道义精神与理性选择在不良风气的影响下逐渐稀释,其人格建构与学术伦理也逐渐放弃。艺术批评的某种失语与失信,反映了中国书法文化当下批评标准的缺失,呼唤着在全球化语境下中国书坛构建真正的审美评判体系的紧迫性。确立当代中国书法的文化立场与文化身份是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的需要,是建构书法核心价值体系的需要。丢失书法的核心价值,那是失魂;摒弃艺术的包容心态,那是落魄。

  二、当代书法文化的哲学思辨

  经历过三十多年的“书法热”,当代中国书法事业发展的文化自觉从根本上需要哲学的思考。

   哲学的真正价值正在于它具有“无用之大用”,这种“大用”,就是通过“形而上”地探索宇宙万物与人生的“大道”,使人的心性升华而达到“大智”。

   任何哲学都不能脱离它所处的时代,任何时代都不能缺少哲学的精神境界。

  当代书法艺术的核心价值体系建设必须建立在书法文化的本体规律和社会发展的科学认识之上。

  大数据时代,当人类的记忆都进入一个百科全书的大脑,人们在担忧:电子记忆正在悄然改变与抽离历史……从真实到虚拟,从虚拟到虚无,这是网络时代科技革命给我们带来的另一面,这就突现了一个问题——我们的“灵魂”在哪里安置?如何守护?

  中国书法是养心的文化,是修出来的,养出来的。中华文化活着,历史才活着,民族才活着,中国书法才活着。因此,每一位书法人必须文化地活着。

  从事书法艺术需要“定力”。“所谓定力,不是别的,就是他的过去,他的背景,他总要受过去的背景所决定。”(梁漱溟)潘光旦先生提出“中和位育”,意思是求学万变中不变,要有定力,不随波,读人读己,融通自然、社会与人文。

  中国传统哲学重“为道”,西方近代哲学讲“为学”(主张主客两分)。

  “为人生而艺术”,是每一位中国书画艺术家应有的哲学态度与文化立场。

  黄帝陵上题“人文始祖”。人文是什么?即它代表了一种理想的人性。什么样的人性值得我们具有?否则活着就没有意义。二是文,即通过什么方式可以达到这种理想的人性。古希腊将人的理想本性看成自由,实现这种自由的方式是理性,就叫科学。希腊人有两个伟大的发明,一是演绎了几何学;二是奥林匹克运动会。这两大发明本质上都是建立人与世界自由关系上,一种非功利的。

  中国人的理想人性是“仁”,升华出中华民族“道”的精神。中国人的“文”是“礼”,中国古人是以“礼”来实现“仁”而服务的。“仁”表现在“爱人”。爱人则通过“忠道”。“仁”强调的是有爱之心,有亲之情。而此爱心与亲情则是通过“给予”、“奉献”、“尊重”与“宽容”将仁爱精神与情怀表现出来。这就是仁道、仁爱,就是中华人文精神,文明的方向。

  中华传统文化的价值追求——“思以其道易天下”。思想、精神、信仰构成“道”的内涵。孔子将“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论语·述而》)作为人一生精神价值的追求。旨在澄怀,意在明志,不求闻达,更无关涉利。艺术创作具有相对的超功利的纯粹性。对“道”的追求,无疑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最具特色的价值取向,从而形成中华传统文化的优秀品质。中华文明的价值取向既不向外,也不向上,而是向内的,是“以人为本”、“天人合一”的思维方式将天地自然与人的关系以“天地人三才并立”与“天(自然)人合德”来表述。“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司马迁)。

  以人为本的文化建设同样不能忽视“形而上”的观照与哲学的论证。鉴此,心性、人性,生命与人生成为中国传统哲学核心的问题,形成了以人生哲学为前提的中国传统文化观念。社会的和谐文明,首先当是“心性文明”,即“明德,新民,止于至善”与“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中国文化的价值本原,则是一种以儒学为主流的哲理系统。中国文化的终极关怀,是如何成德,如何成就人品的问题。

  冯友兰说:“若问什么是中国人的精神力量,能使中国人以庄严静穆的态度抵御大难?此力量是道德力。”这就是中国精神。民族文化的核心,一个民族自立的根就是中国文化精神。

  找不到根,就没有复兴的希望,只是一个空洞的口号。一个民族的自救,根本要义是复兴民族文化,重塑民族精神,要从我们的文化生命与文化理想中实行“自我救赎”!

  中国哲学讲“道”。孔子说:“下学而上达”“朝闻道,夕死可矣!”表现了一种对超越的追求。“闻道”是古人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闻于道”、“立于道”、“志于道”、“合于道”。“形而上者为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形而上,就是超越的原则。有了道,就获得了人之所以为人的价值意义。

  “中国书法是艺中之艺”(原法国总理希拉克)

   “书法是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熊秉明)

  汉字书法是中华民族文化的代表,是中国传统哲学思想的高度物化,在最简约的层面上浓缩了中华文化的基本精神。

  (一)文化特质

  尼采说:“艺术是生命最高的使命和生命本来的形而上的活动”,道德、艺术、科学是人类文化的三大支柱。书法落实到人生最终乃是崇高的艺术精神。

  书法艺术发展是民族文化基因的历史传承。雅斯贝尔斯曾提出过“轴心时代”观念。而孔子、孟子所处的正是轴心时代,就是一个古初人类生存理性化的时代,它的核心是人类对自己生存处境的一种理性反省。这种理性化,也就规定了不同文化的精神发展方向并定型化。直到现在,轴心时代理性化所规定的精神发展方向仍在延续着。不同系统文化发展总是遵循这样一个规律:在其历史发展的源头里,寻找自身发展的精神源泉与动力。

  每种文化都有它的价值本原,规定它的思维方式、行为准则与价值取向。西方人的文化传统表现为一种“二元互补”方式。一方面,它的价值依据的超越性是宗教;另一方面,在现实中它又强调功利主义精神。

  中华文化的“天人合一”思想是人类文明史上的创举,是对全人类做出的最伟大的文化贡献。“天人合一”、“天人合德”的自然观,“和实生物,同则不继”的发展观,“和而不同”的文化观,“以和为贵”的社会观… …“和”文化始终唤醒中华民族全民觉醒的文化信仰。从尧舜时代的“协和万邦”、“燮和天下”,到春秋时期管仲发出了“和合故能谐”的“和”文化先声。为中华民族“和”文化价值的实现搭起了从个人、家庭到社会的基本框架,也为中国书法艺术的审美制定了基本规则。“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以和为善、以和为美、以和为本,从社会伦理,审美心理到民族道统,构筑了中华文化核心价值体系。同样也彰显了中国书法艺术的文化特质。

  中国书法艺术创作的文化心理体验是书法家心灵与人类原始精神的交融,是对宇宙生命与自我生命的双重感悟。它是以中华人文理念为根本支点,从技法体系到内在精神都具有深厚的文化内涵,它是引导创建集体人格价值与生活方式的精神诉求。社会发展的终极体现为时代经典的文化积累,而一切文化都将会沉积为“人格”,表述为“国民性”,其最终目标是普及人性中的大爱!

  中国文化“天人合一”,先发生于氏族社会,成熟于先秦奴隶社会,发展到汉代有了新的内涵。为了建立内在伦理自由的人性理想,认为“天”是“理”、“道德”或“心性”,这就形成了我们民族精神——崇尚“和谐”与“中庸之道”。从孔子、孟子一直到宋明理学,发展到王阳明“心学”,明确提出“知行合一”,反对“言过其行”主张“以知为本”。中国的诗书画艺术正是将生命的本义,将生活的审美交给大众的体验。

  书法文化的终极意义在于其思想价值。罗丹墓前的《思想者》让人品味这样一种感觉:这是一位真正的用艺术表现和思考人生、生命与自然的雕塑家。

  (二)哲学依据

  东西方两种哲学思辨方式的差异,产生了两种对宇宙客观思维模式的差异性,两种大文化背景思维的不同,必然会形成两种审美体系的原则差异。在中国传统哲学思想中,历来将人格意识作为审美原则。中国古代对艺术的审视,一直以“道”来评判艺术水平的高低优劣。“以道事艺”、“技进乎道”、“技道两进”、“文以载道”,从自觉文化到文化自觉。

  与东方中华农耕民族,亲近土地的“天人合一”观相反,西方民族的航海与游牧导致了“天人相胜”观,人与自然对立,作为主体的人与客观自然处于不平等地位。所以西方讲“科学”,我们讲“哲学”。反映在艺术审美体系上,西方求“理”,我们求“神”;西方艺术讲“再现”,中国艺术讲“表现” ……中国与西方不同的民族精神,产生不同的审美意识,形成两种不同的美学特征和艺术表现方法。

  ●《周易》哲学观念 详探天地万物之理

  ①书法艺术阴阳之辩证

  《周易》的阴阳平衡原理贯穿于书法通变的始终。《周易》最基本原理就是“阴阳观”。

  “一阴一阳之谓道”——阴:柔、虚、静;阳:刚、实、动

  “……以笔之动为阳。以墨之静而为阴;以笔取气为阳,以

  墨生彩为阴。体阴阳以用笔墨……”(唐岱)“黑为阴,白为阳,阴阳交构,自成造化之功”(张式)。

  书法中开合、争让、虚实、藏露、纵横、平奇、方圆、整散、疾涩、刚柔、润渴、顺逆等等都是阴阳辩证之统一。

  ②书法艺术变易之规律

  • “一画”——通变的线条,连笔为阳爻,断笔为阴爻。

  • “易一名而为三义,所谓易也,变易也,不易也”笔墨之妙,在于通变、善变、制变。对法的灵活运用。所谓“变通者,趣时者也”。石涛《画语录》提出“凡事有经必有权,有法必有化。一知其经,即变其权;一知其法,即工于化。”

  ③书法文字器道之兼修

  《说文解字》的东方智慧与民族精神

  • “六书”: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

  “六书” 解释了汉字之源、汉字之用、文字之理、文字之证。其智慧体现在说解汉字时用的三大方法,即:互训、义界、推因。

  • 解释汉字必须“器道兼修”,不仅着眼于一个字的形体、字意,还要关注说文之“道”。“六艺群书之诂,皆训其意”。

  ④书法艺术审美之特征:

  • 向内、重和、尚简、贵神。

  • “道”浓缩为线,线是道的化身。线的本质是简约与自由。化繁为简,以简驭繁是中国人最本质表现事物的方法。“道”是至简至纯的,只有中国的书画艺术才能达到如此境界。

  ●儒家文化对书法艺术的影响

  群经之首的《易经》其基本精神演化于代表中国文化三大支柱的儒道释之中,并各自有所发展,这三种代表性的哲学思想,包含于中国文化的核心价值。

  1988年“巴黎宣言”——“人类要在二十一世纪生存下去的话,必须回到二千五百年前从中国的孔子那里吸取智慧”。孔子的智慧已成为全人类共同的智慧。

  孔子儒家学说“唯天为大”,这就是中国文化取法“天道”,道生一(天)生二(阴阳)生三(阴阳和)生万物。“和”是万物化生的前提与根基,是万物化一的条件。“取法天道”,天是刚中而运,“大亨以正,天之道也”,故“天道”为“中道”,以天道安排人道,天人沟通,一以贯之。

  “大中之道”即中庸之道,这是中国文化最核心的理念。“中”为适中(不是中央、中心,它不是科学)而取其中点。“恰当的时空限度乃为中”(冯友兰)“庸”为按合适的方式做事,是规律或常然之理,常行不变之谓,故“规律”与“常理”是“庸”的内涵。“不偏为中,不易为庸”,“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定理”。中庸即是“序”、“和”,(“序”即“礼”的基本精神,“和”即“乐”的基本精神)所以,中国文化就是礼乐文化。

  中国书法的基本精神是“道中庸”而“致中和”以达“极高明”。 《礼记》中说:“中也者,天下之大本。”“故君子尊德性而道问学,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

  “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由中致和”的书法道路,求“和”也即求“无所乖戾”;求“中”也即求“得所宜”。